当前位置

主页>杂文荟萃> admin 来源: 未知 2021-08-21 阅读
  

每当想起那年腊八节,我就忍不住热泪盈眶。

是我刚上小学那年。腊月天寒地冻,不仅公路两旁的河沟里结了厚厚的冰,就连柏油铺的公路上也结着冰,来往车辆都小心翼翼。

我和小伙伴们在学校里,就把教室屋檐下的冰凌给敲了个遍,放学的时候还嫌不过瘾,仗着冰结得厚,便在结冰的河面上跑来跑去。多年以后听说“滑冰”这个词,我立马就联想到在冰上跑来跑去的小时候。

谁知,那天该我倒霉,一个不小心,我就跑到浮冰区,出溜一下滑进水里。幸好水不深,不过,冰冷的河水马上灌了我一裤子,棉裤全湿了。我哭着爬上岸,瑟瑟发抖,一路小跑往家赶,跑着还没有止住哭。

刚到家门口,便碰上打牌回来的父亲。他一见我,脸阴得能拧出水,一脚向我踹过来,骂道:“你就是个惹祸精,一点儿都不学好!”我应声倒下,哭声更猛烈了。

在家里纳鞋底的母亲听见哭声,连忙放下手中的活计跑出来。她看到倒在地上的我和旁边阴着脸的父亲,又看我的棉裤全湿了,立刻意识到发生了什么,连忙拉住我,责怪道:“掉水里了?看你以后还贪玩不!”又说起父亲:“孩子正是贪玩的年纪,你也不该这么打他!”

父亲此时气还没消,他马上扇了母亲一巴掌,说:“要你管!都是你把他惯成这样子!”挨了打的母亲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嚷道:“你就知道赌,家里的事情你管过没?你打吧,把我打死吧!打死倒不用操闲心了,一了百了!”说着,向父亲扑过去。父亲躲闪着,顺手操起门前的铁锨就向母亲打过来,母亲应声倒在地上。父亲还不解气,拿起铁锨又朝母亲拍了几下才愤愤离开。母亲躺在地上一动不动,我吓得大哭。

邻居小艾婶看见了,连忙跑过来看母亲。还好那时衣服穿得厚,母亲虽浑身是伤,但不致命。母亲号哭着,由小艾婶搀扶着进了屋,她还不忘拉上已经哭成泪人的我。

那一夜,不见父亲,他又打牌去了。母亲搂着我,哭了整整一夜。第二天便是腊八。我睁开眼不见母亲,吓得大哭起来。母亲从厨房里跑过来,问我怎么了?我抱住她继续大哭。

她安慰我说没事儿。原来,她在厨房里熬腊八粥呢!

热气腾腾的腊八粥勾起了我的食欲,里面有花生、红薯、胡萝卜、红豆……熬得也够火候,很香甜,我吃得满头大汗。母亲见我如饿狼一样,又泪如雨下,摸着我的头:“要不是为了你,我坟头上的草都不知长多高了!”听了母亲的话,我也呜呜哭了。

那年,我虽然才七岁,却好像一下子长大了。

这么多年来,每当想起那年的那碗腊八粥,我便泪流心河。我知道,无论怎样我都要努力,让母亲不用像她年轻时活得那般悲苦,让她安安静静地享受接下来的好日子。

    你可能也喜欢这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