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短篇小说> admin 来源: 未知 2021-07-05 阅读
  

厌倦了纽约州漫长而寒冷的冬天,今年忽然渴望逃离,哪怕只有几天也好。于是有了一次佛罗里达海滩之旅。刚出机场,就嗅到了温暖潮湿的空气,亲切而熟悉。冬季的佛罗里达,气温还有二十好几度,对我们这些北方居民来说,真的是夏天的热度。原来冬天和夏天的距离,只隔着三小时的飞行,如此简单。

骤然从冬天闯进了夏天,从内陆飞到了海滨,有一种类似“穿越”的生疏感。终年在热带阳光照耀下的佛罗里达,人种和民风都与北方不同。人们面部的表情都是热烈明朗的,不像在肃杀的严冬中裹在厚厚大衣领子里的脸庞,总是一片拘谨和严肃。这里的高速公路路况也好,路人驾车的风格也更加奔放,不必在冰天雪地中小心翼翼地挪步,时刻担心路面打滑、刹车失控。

这次主要是去了佛罗里达群岛,也顺道游了一回迈阿密。佛罗里达群岛的英语是“Florida Keys ”。这个地名似乎有点双关的意味。“key”源自西班牙语,是“小岛”的意思,这里的每个岛屿几乎都叫做“key”。但在英语里“key”是“钥匙”的意思,也可以说这些群岛连在一起,形状就像一把老式的细长钥匙,静卧在蓝色的加勒比海中。群岛最南端的西锁岛(Key West),是其中最大的一个岛屿,是海明威的故乡,也是著名的旅游胜地。

热带海水的颜色,与北方地区也不一样。迈阿密和西礁岛的海水,都带着淡淡的珊瑚绿,而北方大海的颜色则是真正的蔚蓝,天气不好时甚至有点墨蓝。热带的沙滩上是极细的白沙,北方的海滩沙子就比较粗了,颜色是金黄的。佛罗里达的绿海水和白沙滩,与泰国的风光是极相像的。两地的纬度应该差不多,气候、生态、人种也很相似。去年夏天到过北方的海滨城市波士顿和罗德岛,那里的海滩不太干净,特别是罗德岛的海滩,大概由于岸上积淀的海藻太多,发出重浊的腥臭味,我待不了多久就被熏跑了。

在西礁岛的海滩就闻不到一点海腥味,甚至令我怀疑海水是不是咸的,还亲自尝了一口作鉴定。这里的海水十分洁净,清澈透明,有“玻璃海浪”之称。有人戴着潜水镜,在近岸处浮潜。站在靠近礁石的地方,没膝深的水里,还能清晰地看见很多颜色接近透明的小鱼小螃蟹,在脚边游来游去。我甚至发现两条十几厘米长的鱼,几乎伸手可以捞起。难怪离我不远的地方就有两只白色头颈的大鹈鹕浮在水上觅食,看见小鱼就一头扎进水中吞下。海边也有很多人在钓鱼,一位老先生很轻松就钓到了一条双髻鲨的幼鱼,又放回了海里。在阳光明媚的时候,乘坐玻璃底的游船出海,海水的能见度极高,可以看清海底的珊瑚礁和大大小小的海鱼。

佛罗里达有各种各样的海鸟,除了海鸥,常见的还有鹈鹕、海鸬鹚、白鹭等等。在高速公路上,路边时常能看见海鸟的尸体。而在纽约州,倒毙在路边的基本上是松鼠、浣熊、豪猪、鹿等哺乳动物,由此也可以看出两地物种结构的差异。

空中不时还有成群的大雁飞过。想起秋天在纽约州四处看红叶,也看见了很多南飞的雁群,原来它们是飞到这温暖美丽的南国来越冬了。还是它们更加自由,终年在不同的季节和风景之间穿梭。不知道此刻我遇见的一群,会不会曾在北方与我邂逅?它们当时在空谷中的鸣声,是不是跟我今日相期的约定?

这里的海景其实很单调,只是一望无际的海,一望无际的天,加几朵云,加几只鸟,加几艘帆船,加几片岛屿和棕榈树林。淡淡的蓝,淡淡的绿,淡淡的阳光,淡淡的风。可就是这样淡淡的无边无际,可以让人整日地沉醉流连,恋恋不去。真想化身一只自在的鸥鸟,从此与大海相守相恋,生生世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