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你摘星

作者: admin 来源: 未知 2019-12-31 阅读
  
  繁星学院里有一对令人羡慕的情侣,一个叫欧阳离痕,是繁星学院的校草,另一个叫南宫紫怡,是繁星学院的校花。
  他们俩日日夜夜形影不离,时不时就向同系的校友们撒点狗粮,弄得那些校友们“两眼发红”,眼睁睁的看着他们秀恩爱。
  有一天,南宫紫怡突然问欧阳离痕,“离痕哥,你爱我吗?”
  欧阳离痕被南宫紫怡问的摸不着头脑,但依旧毫不犹豫的说道:“紫怡,我当然爱你了,我爱你胜过爱我自己。”
  南宫紫怡露出一抹令百花都黯然失色的笑容,有说道:“你说你爱我,那你会为我做任何事情吗?”
  欧阳离痕被南宫紫怡的笑容迷住了,过了许久才反应过来,“当然了,你让我做的事哪怕上刀山,下火海,我也一定会做到。”
  南宫紫怡掩嘴轻笑,“我想让你把天上的星星摘给我,你能做到吗?”
  欧阳离痕想都没想,“不就是天上的星星吗,我一定会帮你摘下来的。”
  两人相视一笑,各自回了家。
  南宫紫怡没有想到,她这一次的无心之问竟在之后造成了如此大的误会。
  第二天,南宫紫怡来到学院,她感到很疑惑,以前欧阳离痕都是早早在学院门口等着她的,可今天却不见他的影子。
  “离痕哥一定是今天有事才不来接我的”,南宫紫怡心里想着。
  第一节课下课,南宫紫怡一如既往地来到了欧阳离痕的班级,本想问欧阳离痕今天早上为什么不去接她,可是却不见欧阳离痕的踪影。
  她找到欧阳离痕的死党,“洛大哥,你知道离痕哥去哪了吗?”
  南城洛看着南宫紫怡那绝美的脸,心中泛起些许波澜,“你没看到离痕吗,我以为他一直和你在一起的,他第一节课都没来上。“
  南宫紫怡顿时急了,心想:“离痕哥没来上课,他可不是这样的人,不会出了什么事吧?”一想到这里一抹焦急之色便爬上了南宫紫怡的眉头。
  南城洛看到南宫紫怡脸上闪过的焦急,心中掠过一丝嫉妒,但还是轻声说道:“离痕可能是今天有事,没有跟我们说,所以就别担心了。“
  南宫紫怡虽然还是很担心,但也是将那份焦急收了起来,“谢谢你,洛大哥,明天再见。”说完便转身离去。
  南城洛看着南宫紫怡离去的背影,心中划过一股暴虐的占有欲,“紫怡,你迟早是我的,如今差的只是时间。”
  此时的欧阳离痕正在学院的禁地—陨星崖,一个可以触摸到星星的地方。
  陨星崖的看守者白老神情漠然,毫无感情地对欧阳离痕说,“小子,你确定要进去吗,你出来的几率不足千分之一。”
  欧阳离痕双手抱拳,恭敬而自信地对白老说,“我已经决定好了,我一定要进去,而且必定会出来!”
  白老见欧阳离痕如此坚决,便不再多说,打开了陨星崖的通道。
  欧阳离痕身形一闪,掠入通道。
  欧阳离痕穿过通道,发现陨星崖跟他想的大不相同,他看到了一片荒芜,又想起之前许多人进去后永远无法出来的传说,有些退却。
  这时,南宫紫怡的颜容出现在欧阳离痕脑海中,他猛地一摇头,想到,“紫怡想让我摘星,我怎能畏惧这陨星崖呢,况且这陨星崖也还有千分之一出去的几率呢,必须搏一下。”
  想通之后,欧阳离痕向荒芜的深处走去。
  与此同时,外界的南宫紫怡已经急得不成样子了,连续一周,她连续一周没有看到欧阳离痕了。
  突然,南城洛慌慌张张地跑到南宫紫怡面前,上气不接下气,想说什么又欲说又止。
  南宫紫怡也发现了南城洛的异常,心中闪过一丝不安,但还是对南城洛说,“洛大哥,你想说什么就说吧,我能承受得住的。”
  南城洛心中闪过一丝窃喜,本以为要花一段时间才能说服南宫紫怡听他带来的消息的,没想到会如此简单,但表面还是装作一副为难的样子,“你真的要听吗,紫怡,那我说了。我昨天回家的时候,经过邮箱,想顺道去取个邮件,却没想到,在那里发现了离痕给我的一封信。”说罢,拿出了那封信。
  南宫紫怡一把抢过那封信,抽出信纸,开始浏览,并没有注意到旁边南城洛嘴角挂的一抹冷笑。
  南宫紫怡一行一行地往下读,脸色越来越难看,没等读完就连忙看向南城洛,似乎想让南城洛告诉她那信是假的。
  南城洛假惺惺地对南宫紫怡说,“我也希望这信是假的,可是这邮件地址和字迹总不能作假吧,紫怡啊,这已经是不能改变的了。”
  南宫紫怡听到这话如同失了魂一样的软倒在地上,那信也随风飘走。原来那信竟是欧阳离痕给南宫紫怡的分手信,并且还说明了他已经从繁星学院转走了,还有一个比南宫紫怡更优秀的人和他成为了男女朋友,还定下了婚,只要找一个黄道吉日就能结婚了。
  南城洛看到南宫紫怡软倒在地,心中暗爽,移步上前,将南宫紫怡扶起,故作愤怒地说,“我真是看错欧阳离痕了,竟然做出这种事情。紫怡,你也别太伤心,像你这么优秀的人总会找到一个好归宿的。“
  似乎是南城洛的话起了作用,南宫紫怡自己站定,但却没说一句话,独自一人走在回家的路上,残日凄凉的光芒将南宫紫怡的身影拉的很长,很长。
  南城洛看到这一幕,眼中闪过一抹狂热,喃喃道,“紫怡,离你成为我的女人的日子已经不远了。”
  陨星崖内,欧阳离痕已经在荒芜中漫无目的地走了一周了。这一周里,欧阳离痕仅仅以背包内的干粮为食,而且没有水源的补充,整个人处于脱水的边缘,但他依旧坚持着。
  又过了几天,欧阳离痕实在扛不住了,倒在了地上,意识渐渐模糊。脑海中好像有个人在诱惑他,想让他进入睡梦。但欧阳离痕的意志极为坚定,一咬舌头,顿时清醒了过来。面对脱水的困境,他心一狠,咬了一口手臂,鲜血汩汩地流了出来,欧阳离痕赶紧将流出的血全部喝了下去,休息了一会儿,又站了起来,继续走上了征途。
  陨星崖内,根本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欧阳离痕只是一步一步的向前走去,只为那颗星星,只为那个她。
  不知道多久之后,欧阳离痕好像感觉到什么的样子,向前看去。果然,在前方,荒芜与星空水天一线,熠熠的明星在星空中闪烁,这一刻,欧阳离痕觉得自己所做的一切一点都不亏,真的不亏。
  但是欧阳离痕不知道的是,此时的外界已经过去了两年,而这两年中也发生了许多令欧阳离痕不敢想象的事。
  这两年中,南宫紫怡已经彻底把欧阳离痕的事情忘了,而南城洛也趁南宫紫怡失落,用自己虚伪的言语骗到了南宫紫怡的心。
  欧阳离痕在摘到星星之后马上返回,白老看到欧阳离痕能从里面出来很是惊讶,很是赞叹地对欧阳离痕说,“小伙子,你是从建院以来唯一一个从陨星崖出来的,你很不错。”
  欧阳离痕谦虚道,“白老过奖,我能出来纯属运气而已,小子现在又点事,不太方便,以后有机会再来拜访您。”
  白老微笑道,“去吧,老头子我等着你下次来找我。”
  欧阳离痕怀着激动的心情,朝学院走去,盼望着早点见到南宫紫怡。
  但是十分不巧的是,今天是南城洛和南宫紫怡的婚礼,婚礼也正好是在学院内举行。
  当欧阳离痕走到学院门口时,那几个大字沉重的击打了欧阳离痕的内心,让欧阳离痕那在荒芜中前行两年都不曾放弃的内心顿时绝望了。
  欧阳离痕如同僵尸一般走向婚礼会场,当他走到的时候恰好撞到了宾客送礼的环节。欧阳离痕看着手中熠熠生辉的星星,做出了一个让他心痛却又是最周到的决定。
  宾客们一个一个送上自己的祝福和礼品,有珍珠、有黄金······应接不暇,终于到了欧阳离痕,他戴上口罩和帽子向南城洛和南宫紫怡走去。
  看着欧阳离痕走过来的身影,南宫紫怡感觉有些熟悉,但又顿时想不起来,便不去想了。
  欧阳离痕走到南城洛和南宫紫怡的跟前,用低沉的语气对他们说,“我要送的东西可能不如之前那些人送的那么值钱,但也有一份特殊的含义。
  说罢,从怀中拿出一个木匣子,将其打开,对南宫紫怡说,“你要的星星我为你摘来了,但你却没有等我,这星星就当作我们最后的回忆,给你保存吧。”
  趁他们还没反应过来,欧阳离痕径直走出会场。
  过了许久,南宫紫怡才反应过来,眼泪止不住地从她眼中流出,用哽咽的语气喊道,“离痕哥,我错了。”
  熠熠的明星依旧在,但那份熠熠的爱情已逐步远去,这两个人变成了两条平行线,终其一生也无交点。

    你可能也喜欢这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