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影

作者: admin 来源: 未知 2018-05-28 阅读
  
  西木特有些口渴难耐。
 
  他正起劲地看着一部电影,这部电影奇怪得有些离谱,讲的是一个男鬼和女鬼的故事。
 
  电影院里看电影的人少得可怜,西木特买了一瓶饮料,迅速地喝完。在电影放映结束后,他去了一趟洗手间。
 
  洗手间的灯光有些昏暗,他利索地方便完毕,在出去的一刹那,和一个人撞了一下,那个人的眼睛是呆滞的,眼神无光,好像死人一样!
 
  那个人对他说自己的眼珠是假的,一只是狗的眼珠,西木特“哦”了一下。
 
  西木特离开电影院的时候,星星满天,月光如水。
 
  他回到家里,他老婆正在看一个减肥广告,她宁可看一晚上的减肥广告也不肯陪他去电影院看一场电影。
 
  她说,明天开始我要实施我的减肥计划!木特,你说我能成功吗?
 
  西木特没有理睬她,趴在床上就睡着了。
 
  凌晨三点半,一阵敲门声将西木特惊醒,他老婆睡得像死猪一样,每次都得是他亲自去开门,肯定又是邻居那可恶的老太太!西木特自言自语着从猫眼向外看,一个恐怖的眼睛正在向里看!
 
  谁呀?西木特小心翼翼地问。
 
  听到老太太的声音以后,西木特把门打开,问:您是不是又看见鬼了?
 
  那老太太说是,并且毫不谦虚地大步走进他家,并且让西木特快点关门,看来今天老太太又要在这里过夜了,那老太太隔三差五就要到西木特家来睡一觉。
 
  西木特问她:您总是看见鬼,什么时候去医院看一看吧!您这样总是到我家也不是办法呀!要不明天我陪您去一趟?
 
  老太太毫不避讳地对他说:我的眼角膜是一个坟墓里的死人的!
 
  好了好了!不早了!快睡觉吧,明天还得上班呢!西木特将壁灯关上,进入梦乡。
 
  西木特老婆在电视机前呆坐了整整六个小时。
 
  电视机里一个弱智节目主持人正在没完没了地说着世界美好,人们应该减肥之类的屁话,那家伙不停地煽动弱智观众,似乎就要把脸伸出来对着西木特老婆说:谁是世界减肥冠军?当然是你!
 
  这样的互动节目让她很是着迷,于是她兴奋地问西木特:我臃肿的身体如何才能变得身轻如燕?
 
  西木特对她说:第一种办法是将多余的赘肉用刀子割除掉;第二种方法是吸毒。
 
  西木特老婆为减肥尝试过很多方法,节食太苦,锻炼太累,且收效甚微。
 
  她经人介绍到一家减肥中心接受治疗,那帮假冒的白衣天使是庸医。
 
  那帮假冒的庸医同时也是毒贩子,他们为她开了颜色各异的小药丸,这些东西以后将要代替她的一日三餐,其实这些药丸都是违禁药品。
 
  她吃了药丸效果显著,只是头脑有点昏昏沉沉,西木特老婆开始觉得自己家里的冰箱不对劲,她看电视的时候那冰箱就“砰砰”乱响,吓得她像老鼠遇见猫一样。里面有鬼!里面一定有鬼!她的神经在克制食欲的时候还要承受冰箱的破坏力,这个惊惧的女人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有点问题,而医生对她说这是药物很正常的副作用。
 
  隔壁老太太又来敲门了,西木特很烦躁,真讨厌!他自言自语着去开门。
 
  那老太太进来后,迅速拿出一个破手帕,使劲擦着西木特的脸。西木特用手支开老太太肮脏的手,有点愤怒地对她说:干嘛擦我的脸啊!
 
  老太太傻笑着对他说:不要吸毒!我给你擦脸!你要是吸毒就会变成鬼!
 
  好了好了!不早了!快睡觉吧,明天还得上班呢!西木特将壁灯关上,却久久没有睡着,那死老太太怎么知道自己在吸毒!难道她会算命?
 
  老太太在他家里开始来回走动,发出“嘎吱嘎吱”的声响,这让他更加烦躁,西木特起床,问老太太:又怎么了?
 
  我看见鬼影!你的影子!快跑快跑!老太太说着兴奋得跳起来,推了西木特一把,西木特重重地撞在床头上,她惊惧的样子让西木特以为她真的见到鬼了。
 
  明天我帮你把儿子叫来吧,你儿子不是在这座城市演出吗?他怎么没来看你啊!
 
  老太太好象没有听见,西木特看她可能是睡着了,就回到卧室。
 
  老太太没有睡着,而是将身子聚拢在一块,惊诧地看着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
 
  在黑暗中,老太太的神经要爆裂般地疼痛,她在暗黑的屋子里,朝着西木特的卧室说:你家里有鬼!
 
  西木特的老婆还是觉得冰箱在不断地乱响,屋内昏暗,使她不安地来回走动。
 
  她的眼中充满血丝。
 
  她加大了药丸的用量,稍许平静之后,张牙舞爪的减肥节目又开始铺天盖地。
 
  她认为自己会接到那个世界减肥冠军的奖状,她为此欢欣鼓舞,吃下更多的药丸,变得越来越憔悴。
 
  在减肥药丸的刺激下,她觉得冰箱随时都有可能爆炸。
 
  她蜷缩在沙发上,瞪大双眼,承受电视节目的一次次冲击。
 
  西木特回到家的时候,看见他老婆正在穿着他们结婚时候的婚纱,你有病啊!他骂了一句,屋子里电视音量开得很大,振聋发聩。
 
  她神经兮兮地注视了一会西木特,又注视了一会电视,看着西木特因吸毒而苍白的脸和消瘦的身躯,不顾一切冲出门外,西木特没有拦她。
 
  她穿着洁白的婚纱,踉踉跄跄跑在大街上,逢人就说自己是世界减肥冠军。
 
  寒风中,疯掉的西木特的老婆在人群的漠视中开始瑟瑟发抖,慢慢冻僵。
 
  隔壁老太太的儿子来了,他是一个出色的皮影戏的玩弄者。
 
  她的儿子叫蓝扬,蓝扬经常不在家,孤单的老太太自从上次被车撞伤,眼角膜破裂,在医院,医生为她换了眼角膜,可是老太太总是认为那眼角膜是坟墓里的死人的。
 
  蓝扬只在那段时间陪着老太太度过,大部分时间,老太太很孤独压抑。
 
  老太太只能每天让电视机陪着她,渐渐精神变得不正常,说经常看见鬼。
 
  蓝扬说:那只是幻觉而已!您别疑神疑鬼的!
 
  她的儿子只陪老太太吃了一顿中饭就离开了,因为今天晚上还有演出。是在老太太这个小区的楼层附近繁华的中心区,将会有一项特殊的皮影戏表演。
 
  他让老太太来看他的演出,老太太摸着他的脑袋说:屁股眼哪去了?
 
  西木特的毒瘾开始发作,并且耳畔常常伴随着莫名其妙的声音,那声音犹如猫叫一样,让他毛骨悚然。
 
  他瞳孔夸张、热血上涌、灵魂飘来飘去。
 
  世界宁静,时间停止,每次出现这种症状的时候,西木特的脑海里总是出现一个莫名其妙的影子在不停地追着他,让他跑得筋疲力竭。
 
  从此西木特的幻觉一发而不可收拾,在夜晚路灯下,走着走着,一辆汽车疾驶而过,汽车的影子就能吓得他狂奔起来。
 
  西木特的毒瘾越来越大,快感过后,他总是没精打采地盯着时间匆匆流逝,眼神空洞,他的脾气变得越发暴躁。
 
  老太太的老年痴呆症丝毫没有好转,他今天又敲打西木特家的门。
 
  西木特有些暴躁地对老太太说:今天不行!
 
  老太太从门缝里看见一个女人,临走的时候还听见女人的呻吟声。
 
  老太太回到自己的屋子,看着自己的儿子小时候玩过的皮影戏的道具。那些道具已经糜烂发霉,有些已经变得漏洞百出。
 
  今天这个小区有一场儿子的特殊演出,可是老太太给忘了。
 
  突然电话铃声大响,吓得老太太大叫起来,跳到桌子上。
 
  老太太大叫着抓鬼,就破门而出,大嚎着乱窜,手里还拿着蓝扬小时候曾经玩耍着的皮影戏的道具。
 
  是蓝扬在表演皮影戏“李逵抓鬼”时用的道具,老太太紧紧地握着那个东西。
 
  她看见自己的儿子正在小区繁华的中心区表演皮影戏,就着月光,老太太平静下来。
 
  老太太这时对皮影戏有了好奇,于是每天在家里研究这玩意,有时还在窗子前比比划划,像一回事似的。
 
  西木特开始痉挛,他的胳膊因为静脉注射已经变得惨不忍睹,胳膊上的针孔已经糜烂。他拖着疲惫的身躯走在回家的路上,头昏昏沉沉。
 
  他刚刚走到自己家的冷漠又拥挤的单元房的楼下时,发现一个影子在跟踪他。
 
  谁!西木特胡乱地挥霍了一下,是一个人模样的影子,但并不是他的影子!
 
  快滚!西木特边跑边大喊大叫,突然他一个趔趄倒在地上,身上沾满了鲜血。
 
  他的胳膊开始出现红肿,并且变成黑涔涔的颜色。
 
  西木特绝望地望着自己的胳膊,似乎已经变成捣糊状,是幻觉!一定是幻觉!西木特这样想着,可惜那个影子还是没有消失,并且影子手中拿着一个凶器。
 
  鬼影!西木特拼命贴着楼边朝前跑,可惜那影子不依不饶,像追逐逃犯一样追着他。
 
  那影子开始向他进攻,手中的凶器明显向他袭来。他一躲,发现自己的胳膊断了。
 
  啊!他大喊着哭了起来,哭声中,他声嘶力竭地朝天空喊:救命啊!
 
  西木特的半截右臂流出血,那血的颜色是黑色的!惊慌之中,楼区的住户都被他的惊叫声惊醒,一盏盏灯光亮起来。
 
  别过来!别过来!西木特踉跄地跌跌撞撞地跑着,影子始终跟随着他。
 
  他想起那个邻居老太太的话,“你要是吸毒就会变成鬼”!
 
  我是鬼!难道我已经变成鬼了吗?他看着一个个人家的灯亮起来,他招手示意自己就在这里,可惜那些人奇怪地望了一会窗外就把窗子从新又关上了。
 
  那我的影子呢?鬼也应该有影子的!我的影子!难道——追我的是我的影子!西木特嚎啕着匍匐前进,速度明显缓慢。
 
  那个鬼影又在用凶器朝他劈下来,凶器落下来的时候,西木特的中指断掉。他的毒瘾又要复发,他的精神开始紊乱,眼神呆滞。
 
  他疯狂地勉强支撑着身子开始跑起来,那个影子和他一样的速度跑着。
 
  “咣”——西木特一头撞在一个带着钉子的木桩上。
 
  救护车姗姗来迟。
 
  警车缓缓开到。
 
  医生护士急忙用担架将西木特的身躯抬上车,几个警察从警车下来,在现场发现一支半截右臂挂在竖着的一张案板上,那里有一把未来得及拿走的菜刀。
 
  还有一个警察在一个捕鼠器上发现一只中指。
 
  呵呵!这样自杀的事情我还是第一次发现!那个警察喃喃自语着。
 
  经过医生的鉴定,死者在死前吸食大量的毒品,因此导致精神错乱。
 
  老太太看着窗外的警车开走,他手中拿着皮影戏的道具。李逵的手中拿着一把斧子,抓鬼!抓鬼!老太太嗤笑着手舞足蹈起来。
 
  每天一到晚上,老太太扪心自问是不是自己害了西木特?
 
  老太太再一次敲打西木特家中的门,门缓缓开启,老太太迫不及待地缩进西木特家里。
 
  啊!你是谁?老太太渐渐镇定下来。她看见自己的儿子蓝扬居然在这里,老太太摸着他的头说:屁股眼在哪儿?
 
  是你害死西木特!是你害死西木特!老太太说着使劲掐起蓝扬的脖子。
 
  他的鬼影一定会来找你的!老太太歇斯底里的呼喊让蓝扬毛发耸立,蓝扬胡乱地支走老太太,说:明天我给您找个老伴吧!
 
  老太太像侦探一样调查此事,她神经兮兮的傻笑着,让那些蓝扬找来的老头感到魑魅般恐怖。
 
  夜晚,老太太经久不衰的神经依旧支撑到很晚,多年的孤独和压抑使得老太太变得越来越孤僻。老太太的自闭倾向越来越严重,大段的失眠。
 
  那些儿子小时候玩的皮影戏的道具被老太太洗得干干净净,之后散乱地挂在屋子的晾衣架上,不可思议的是,那些东西突然都“活”了。
 
  老太太在黯淡的灯火的辉映下,看着一幕幕犹如鬼影一样的生命追随着她,她撕心裂肺地叫喧却无济于事。
 
  她把家里的电视机砸得稀巴烂,喃喃着:别抓我去地狱!别抓我去地狱!
 
  一盏台灯被老太太拉倒,随即老太太的脚被台灯灼热的灯泡烫伤。
 
  她拼命向外跑,那些鬼影却没有继续追逐老太太,在原地张牙舞爪。
 
  老太太敲着西木特家的门,可是无论如何也没有回音,老太太的手敲得血肿,她顺着楼梯下楼,急速地运转那不怎么灵便的双腿。
 
  老太太滚下楼去,一头撞在一个铁栅栏上。
 
  救护车姗姗来迟。
 
  警车缓缓开到。
 
  医生护士急忙用担架将老太太的身躯抬上车,救护车快速开走。几个警察从警车下来,在现场什么都没有发现。
 
  还有一个警察在老太太的屋子里,看到那些皮影戏的道具被风吹来吹去,错乱无章的影子交错着像一帧帧电影片段。
 
  一种奇怪的味道引起了警察了警觉,警察用嗅觉灵敏的鼻子朝西木特家中闻。
 
  一个警察将门踹开,带上防毒面具。
 
  里面的人显然昏迷很久,不知是死是活。
 
  救护车姗姗来迟。
 
  医生护士急忙用担架将蓝扬的身躯抬上车,救护车快速开走。
 
  煤气中毒。
 
  西木特的老婆被送进精神病院躺在床上,值班医生像对待动物一样撬开她的嘴为他喂食。
 
  凌晨三点半,西木特的老婆没有像往常一样睡得像死猪。
 
  她想喝一杯热牛奶。
 
  于是她走到微波炉的旁边,将凉牛奶放进微波炉里,准备加热的时候,她将微波炉的插销刚要插上。
 
  那好象不是微波炉的插销,那是一条蛇!
 
  啊!西木特的老婆吓得魍魉一样,那条蛇正循循善诱地向她的怀里钻。
 
  她跑出病房,在空荡荡的走廊间狂奔,医院的白炽灯闪烁着,忽而亮忽而暗,急匆匆的脚步声从远处传来,似乎是有人喝醉后摔伤?被人用刀砍伤?被车撞伤?总之急诊!
 
  西木特的老婆看着一辆推车迅速从她面前经过,和她撞了个满怀。
 
  一堆蛇落在她的身上,她扑腾着站起身,将蛇抖落干净。
 
  那个躺在推车上的人肯定是死人!怎么眼睛呆滞无光!好象死人一样!护士对她说那个人的眼睛里有狗的眼珠!
 
  护士静默地看着西木特的老婆尴尬地逃向电梯,她们的嘴蠕动着好象要阻止她。
 
  她没有听见那些护士说什么!她的世界里好象没有声音存在。
 
  护士追着她,更让她跑得快,她看着电梯门没有关闭,一脚踏进电梯里。
 
  那是今天正在维修的电梯,里面没有踏扳,西木特的老婆躺在底层,眼睛直勾勾地望着电梯间的天花板。
 
  救护车姗姗来迟。
 
  警车缓缓开到。
 
  医生护士急忙用担架将西木特的老婆抬上车,几个警察从警车下来,在现场发现微波炉的插销被悬挂在一个衣挂上。还有一些点滴用的针管散乱地掉在地上没来得及拣,那个狗眼睛的家伙(一只眼是狗眼)死于酒后驾驶,和一辆卡车相撞。
 
  救护车很忙,据说又出现情况,救护车快速开走。
 
  警车很忙,据说又出现情况,警车快速开走。
 
  一切皆有因果关系,其实这个世界上根本没有鬼,一切都是幻觉!

    你可能也喜欢这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