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里 漏掉的一课

作者: admin 来源: 未知 2018-10-08 阅读
  
  高二的最后一场考试格外重要,关系到能否进入重点班。我读的是寄宿学校,我一再打电话给父亲,说我厌恶那些不求上进的同学,没法在那样的环境里继续我的学业。
 
  父亲自有办法,他送了点小礼物就买通了门卫。大家都知道,每个学校的门卫都单独有一间空房子,而他们基本上用不着。
 
  自然,父亲不知道我心底藏着的另外一个秘密。那时候宿舍统一管理,如果不能够按时回去,那你就只能乖乖被锁在宿舍大门外,被班主任发现了,那是天大的事。
 
  现在兼顾了复习不说,最重要的是,我可以自由地约会朱小齐。没错,我就是早恋了。这有什么呢?我的成绩照样是班上数一数二。朱小齐真的很漂亮,她家就在学校附近,很方便,晚上我俩就约在学校教学楼后面的桃树林子里见面。
 
  那天晚上我们两个人走啊走,我下意识地在水塔下停住。幽暗的光线中,我看见朱小齐的嘴唇像是我过生日时吃的水果蛋糕上的樱桃。我的心脏在疯狂地跳,我甚至可以听到朱小齐的心也在跳动的声音。
 
  名字控
 
  突然传来一声大喝。一个人影站在几米开外,手电筒的光首先照上朱小齐的脸,骤然受强光刺激,她捂住眼睛。我慌忙一推,叫道:“快跑!你回家,我回去。”
 
  狼狈不堪地奔出几米外,手电筒的光还在乱照一气,身后的人说:“我看清楚你们了,我知道你们是哪年级哪班的,跑了也没用……”但他只是喊,却没追上来。
 
  我上气不接下气地逃回小房间,镇定下来,拿出钥匙开了小门,将门关好。会是哪个老师?他究竟会不会告发我和朱小齐?理所当然地辗转反侧,一晚上失眠。
 
  第二天没课,我继续在小房间复习。捧着模拟试卷,我不住地發呆。我很想去教导处门口看看张贴栏,但又害怕真的贴了出来。连续几天,我远远看见朱小齐,就赶紧走开。
 
  这真是意外。第四天我躲在小房间里,听见外面有人聊天。我听见门卫大叔在讲话:“是赵老师啊!坐坐,喝口水,歇一下。”
 
  那个赵老师回答“是啊”,接着说:“我跟你说个笑话,嘿嘿,那天晚上我巡夜,遇到两个小屁孩在那儿,就是学校水塔的后面……小小年纪不好好学习,学大人谈恋爱……”
 
  门卫大叔附和:“是啊,是啊,现在的高中生,不像话。”
 
  这个声音不就是那天晚上那个人的吗?他说到这里,我只觉得羞愧,但他接下来的话却叫我生出恨意,“都没发育好,懂什么爱情。可惜没看清楚哪个班的,不然一定找他们家长。我骗他们说看清楚他们了,让他们紧张紧张。”
 
  我恶狠狠地抓起一支铅笔,一折为二,这算什么老师?
 
  我找到朱小齐,把偷听到的如实转告。朱小齐一听,说:“这个赵老师我知道。哼,他就是那个刚刚从大学中文系毕业分配到我们学校的,还和我们班的林芳艳走得特别近。”
 
  “那不是师生恋?难道你嫉妒不成?”我忽然笑了。
 
  朱小齐嘀咕:“其实就是因为你和赵老师长得有点像,我才喜欢你的。”醋意泛滥了我的胸口。朱小齐看了我一眼,有点害怕:“你干吗笑得这样阴险?”
 
  我说我有事,先走了。其时,我心里正暗自思量:“赵老师,有你好看的。让你恐吓我,破坏我的好事!”
 
  没有什么比谣言更好制造的了。“高二(6)班的赵老师跟学生谈恋爱,我见到他们偷偷在学校角落亲嘴呢!”我神不知鬼不觉地把这话传了出去。当这个谣言沸沸扬扬传开后,许多家长也知道了,家长们给学校施加压力,要求惩罚这个老师。学生们则把目标对准林芳艳,说她真是早熟,都跟老师谈恋爱了。
 
  我毕业那年,赵老师从市八中下放到县城了。他走的时候我们去送别,他苦笑说,不知道得罪了谁,非要冤枉他。这么大一顶帽子,简直毁了他的前途。我很顺利地考上了心仪许久的大学。当然,也和朱小齐分手了。
    新锦江娱乐 关闭广告
    新锦江娱乐 关闭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