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度往事

作者: 刘呵呵 来源: 新概念作文网 2015-08-07 阅读
  
许度,曾经励过志要做一个吊炸天的女子,各种高贵冷酷艳丽萌妹子都扮过,结果总是装逼不成,总结而来,其实她是个大暖女。
1
许度初中三年一路玩着来凭小聪明也考上了重点中学,名次地位下降了,见识却长了,人也长大了。高三那年,郑牧天转来我们学校恰好和我做了同桌。刚转来时许度觉得从来没有见过比郑牧天还要……怎么说呢,正经。他的话总是不多,为人却总是那么有礼节。他成绩很好却不像那些好学生一样与老师那么亲密,在班上他不怎么结交朋友,哪个同学开口相求的时候他总是尽全力帮助。但这些都掩盖不了他独来独往的性格让人觉得他是那么遥远。
然而青春期的小女生最容易沉迷于她们所不曾了解的东西,并把这种好奇理解为喜欢,或是,爱。
这其中当然不包括许度啦,虽然她也好奇,但她能分清。因为——他不帅!
高中生活是那么无聊,偏偏前面就做了个无聊的人。刘子可就是许度高中中的奇葩之一(虽然许度同学自己也有点奇葩),他总是能和一搓人每天说上那么几口相声,其内容就是夸赞对方的上千元的名牌鞋。许度深恶痛绝,从高中开始就这么恶心吗?像社会上的一些老油条一样阿谀奉承,还那么低智商!许度在当时的闺蜜赵日青的吐槽下对赵日青的初中同学,经常买假鞋充名牌的刘子可厌恶至极。狗血的是,刘子可曾经对许度暗送过秋波,被许度断然拒绝——长成那样我都替你难过!由此可见许度同学其实是一个资深外貌协会会员。另外,许度同学还是有几分姿色滴。
今天这几个人又开始表演,本来这种情况下许度和郑牧天都是若无其事,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尤其是郑牧天,那解题速度丝毫不受影响,不像许度偶尔开会小差。而许度同学今天无比郁闷:大姨妈来了,被点名答不出问题,寝室被宿管阿姨差评。烦躁异常的许度同学在现场直播中,在对着一道数学题半天看不进去一个字的情况下,终于一声怒吼:“怎么,穿名牌鞋了不起啊,不照样走一样的路吗!有本事你飞起来啊!”
刘子可愣了一下,显然没想到许度同学这么轻易就开撕了,不过他立马就反应过来了:“呵,你看看你这鞋都什么牌子的多少钱啊!”众人的目光在可得手指下很快就集中在许度同学的地摊帆布鞋上了。这时许度同学的傲娇性格暴露无疑了,在众人注视下,许度急了,楞了一下,脑子里更硬是想不出一个可以反驳的话语。
在她晕眩之际,一个沉稳的男声传来,唤醒了许度同学:“你那鞋怎么不太像是真的啊,标志有点歪。”他的语调是那么平淡却让人感觉是那么汹涌。附近的人都利马把目光转移到了声音的源头郑牧天的身上。没错,就是那个平时一声不吭,从不参与话题,讨论更不要提呛声同学的郑牧天!许度同学立马就反应过来,:“就是啊,你喜欢买名牌假鞋的事你xx班的初中同学早告诉我了!”这时换刘子可急了,在许度看来是明显做了亏心事被鬼敲了门的虚弱中说:“没有,我这可是从美国直接邮过来的,还有发票呢!……国内国外的不太一样吧。”
许度当即翻了个大白眼,不知道在场的有几个信的,反正她没信。这件事后来被刘子可”好朋友们”的冠冕堂皇的台阶一路铺到了负一层。哎,人艰不拆啊。
然后是令人喜爱的英语课,许度是那么喜欢年轻漂亮的英语女老师,还有她那令人沉醉的伦敦腔。也许是大姨妈的原因,许度今天终于放弃了集中注意力听课的念头。她看了一眼他的同桌,正抱着一本厕所读物读着。他们做最后一排,老师总是不小心关照不到的地方。可许度一点也不惊讶,因为这就是郑牧天同学的日常,偏偏英语成绩惊人的逼近满分。后来许度才知道,他雅思过了7.0。
许度瞅了一眼刘子可,平抚了愤愤的心情,从本子上撕了郑牧天纸条,写道:“刚才谢谢你啦^_^”折好后,一边在桌子上悄悄用手把纸条滑给郑牧天,一边目光紧盯着老师,甚至在老师感受到那如炬的求知欲的目光后,在老师看向她时所有所思的点了一下头。郑牧天的目光被一只压着纸条的手从书本上打断,顺着看了一眼许度,却正好看见她严肃的样子,之后立马转回头,不禁抿了一下嘴角。也抬起头看向老师,手覆在了纸条上,直到感觉到许度手的抽离后,面容恢复了平常的模样。这个许度,他也留意了一下,就是表面大大咧咧,没心没肺的样子,其实心里很多事都清楚的紧,和自己一样,都是不爱拆穿的人。今天估计是被逼急了。
他打开纸条,看过了内容,提笔写好后传了回去。
许度急忙打开,隽秀有力的字迹,上面写着:“没事,我讨厌他们也很久了。”许度心想这小子有点意思哈,外表看着波澜不惊的,没准内心是个闷骚啊。许度还自动脑补了个“>_<”的符号。
许度想了想写道:“不过你是怎么把他看穿的o_O...”传过去。
郑牧天没有丝毫犹豫,提笔,落笔,传回:“识多了就能一眼看出真假了。”表情依旧是淡然。
许度想着他穿过的几双鞋,几件衣服,还是觉得他有点吹牛。
某日后许度见到牛哄哄的传说中的“高级定制” 恍然想起他冬天穿的从来没有LOGO的毛衣、外套。自己高中就穿过定制的外套。觉得人生真奇妙。
2
日子一天天过,许度渐渐也会偶尔和郑牧天传纸条,郑牧天都一一回答,包括一些奇葩的问题。他的回答总是那么简洁,真的找不出一个废字句却也看的出是精心思考过的。许度一开始还担心郑牧天会烦他因为感觉他有些敷衍,其实是每个字句别有深意。他们渐渐上课回答问题的时候也培养出了默契,郑牧天的音量总是控制的刚刚好,让许度不用站起来再“恩啊额”一系列语气词交替回答老师。
许度于是观察到了郑牧天更不一样的地方,比如,郑牧天是真的不在乎班上那一个两个喜欢他的女同学,不仅对许度各种试探水波不惊,他对待喜欢他的人真的和别人没什么两样好像真的不知道的样子。他对待那些不怀好意的人,从来不反唇相讥,就是不说话,不计较,倒显得别人是那么滑稽了。在许度痴迷言情小说,看的昏天黑地的时候,传来一郑牧天纸条:自制。会不定时给许度带各种外文的超级好吃的巧克力。会在某个冬天许度穿的有点少时,借给她外套。会精准的判断出许度来大姨妈的那几天,然后帮她接热水,干值日,甚至好几次给她带了痛经饮品粉,说他妈妈也喝不了,就带给她了。把许度感动的不行不行的。
许度也会在每天他打球时及时搞到两瓶运动饮料,虽然她体育课从来不运动。会在郑牧天经常迟到时帮他交上作业。老师偶尔早自习查岗时谎称他上厕所或是去找老师了。反正他从不背书包,老师也从来没有怀疑过。
许度可一直惦记他“鞋识多了”那件事,这次语文课(许度同学因为那感人的理科成绩从来不敢那些科目上开小差)上开传了。
“你家很有钱吗?”
过了好久,郑牧天传来:“还好。”
“你家买鞋的?”许度绝对是故意的。她甚至看到了郑牧天额头的黑线。
又好久:“不是。”
许度脸皮再厚也撑不住了,忙说:“哦,你为什么老迟到?”
这次郑牧天回答的很快:“睡不够早自习会犯困。”
然后在许度以为已经结束的对话后,郑牧天穿过纸条来:“我爸爸是XX经理。还有我不喜欢把我喜欢的鞋子穿到学校来,那些鞋毕竟父母给的,不是我自己,没什么好炫耀的。”
在深深了解郑牧天从不骄纵不郑牧天扬的良好人品下,许度家用的好多东西都是他们生产的,许度坚强的抑制住想问他要点牙膏洗发水的冲动。并确信他绝对没有说些冠冕堂皇的话情况下,又一次感动了。
同时,许度鉴定过她已经与闷骚的郑牧天成为了好闺蜜。
再后来电视上看见人们而对富二代人们打尽了坏标签,许度总忍不住为郑牧天抱屈:那不能代表所有的富二代啊。
许度从来不崇尚钱财,回忆起来。她对郑牧天十分感激,如果一个人面对一些很梦幻的东西却从未迷失自己是很令人感动的。而正是他出现的高中生活让许度开阔了眼界,蓦然发现这世界其实很大很大。知道一个在有能力却做得比普通人更加谦逊合适是一种怎样的体验,让许度在以后的人生路中始终保持着敬畏的心态,面对取得的成就从时不觉得自己牛上天了。因为真正的牛人从来不声不响。更感谢郑牧天如同深井一般供他挖掘的钻牛角尖的问题,让她可以变得更好。 
这之后,许度渐渐跟深入了解了他,比如他从小学习的闻所未闻的东西,偶尔蹦出来的某个国家的搞笑趣闻。又他严厉的父亲,温柔的母亲,同样优秀的姐姐。而那许度普通的欢乐的家庭,不用说,早就被许度这个和熟人有些话唠的家伙秃噜了个底朝天。
3
他们关系这样好,风言风语也不是没有,只是许度从心底里还是认为不可能的,郑牧天不是他喜欢的菜啊。然而真正令许度同学开始怀疑自己时,在那个晚自习之前。本来高中生嘛还是很喜欢开开玩笑,打打闹闹的,可要是男生的大姨夫来了就是触霉头了啊。眼见着不知道为什么两个本来嘻嘻哈哈的男生在讲台前就红了眼狰狞着就打起来了,班里同学虽然不全可还是有很多的 ,大家均一愣,旁边的女生都下的连连退后,周围两三个旁观男生却也抱不住暴怒的两个男生。正在在座的男生犹豫着要不要从座位上移樽去拉一下架时,最后一排的郑牧天像风一样的冲到讲台上横在两人中间,少有的皱着眉头:“牛逼的你们要打打小日本去啊。”见其中一个还是有点跃跃欲试,郑牧天直接把他拖走。
许度当时本来还以为“打小日本”是对那俩人的调侃,知道后来知道郑牧天的爷爷曾经是抗日军官,人家是根正苗红的红三代,那一番话可是发自肺腑。每当起那时的掷地有声仍是忍不住肃然起敬。
男生女生矛盾是不同的,女生一矛盾大部分没个十年八年是解决不了的,男生就不同了,过两天其实那俩人又勾肩搭背哥俩好了。
当时许度就趁这个机会好好观察了一下郑牧天,她早就想这么干了,可是两人一直离着那么近,要是被发现了多尴尬啊!她一直觉得郑牧天不帅啊,重要的是那小小的双眼,是他令许度打死了他不是帅哥的标签。为什么还会有人喜欢他?一米八几的大个子,因常年练跆拳道的健硕的身材。那双眼睛也显得那么生动。其实郑牧天还是很迷幻的,有一种特别的帅气。
这不,当天晚上许度同学就做了个春梦——她梦见郑牧天亲了她。许度深更半夜突然从床上坐起,擦了擦冷汗,望了望身边沉睡的室友。垂下脑袋,开始对自己严酷的批判审问怀疑劝解。半小时后,迷迷糊糊的想,只是不小心“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就又沉沉睡去。
第二天许度看着郑牧天一步步走来,心中还是有些复杂的。可许度心里跟明镜似的,他知道郑牧天完全是觉得她许度人很好才和你关系好的。许度就是会装啊,表面上她仍是波澜不惊。她表现的和从前一样,不知是许度心虚或是真的想多了,从眼神中她觉得郑牧天是知道点什么了。而高三啊,高考啊,兵荒马乱,自顾不暇,索性别想了呗。
然后啊,高考。然后啊,各奔东西。
4
高考后,许度给郑牧天发短信:“你是我高中中唯一的好朋友。”她知道他懂她的凄凉。残酷的重点中学,认真的人是没有友情的。
几天后,他回信:“我要走了。来我家玩吧。”
郑牧天到市区接的许度,公交车上一路上两人都沉默不语,他们看起来多么像情侣啊!郑牧天本来就不爱说话,而许度心怀鬼胎。车越开越远远离市区。许度不停的意淫着各种情况,其实还是有些害怕的。
房子临近市郊,其漂亮程度不用细说。当许度进门看见迎接他们的郑牧天的妈妈不小心吃了一惊,扑捉到郑牧天眼中隐隐的狡黠的笑意,才发现自己有点被捉弄了。
郑牧天的妈妈的确温柔,典雅,高贵,却是透露着强大的气场。一看就是母子两个。细细问过许度的情况后并未感到局促。吃过午饭,郑牧天又带许度转了转,就要回家了。郑牧天抱歉的说:“我很无聊吧,不好意思。”许度连连摇头:“没有。很好的。”
走前,许度掏出一本《The Moon And Sixpence》英文原著,说:“我最爱的书,不俗气的礼物,送给你!”
郑牧天有点抱歉的说:“是我不好,都忘记送礼物了,下次再给你好了。”
“啊……哎呀小事。”许度虽然有点失落,仍旧大手一挥,“来日呗。”
在公交车站转站,许度决定最后放肆的看看郑牧天。
“你仔细看还是挺帅的。”许度歪着脑袋,认真的说。
早就被许度看的有些发毛的郑牧天半天没说话,。突然,他微不可闻的叹了口气:“我一直觉得你挺好看的,不管是近看还是远看。”
结果许度脸红了,故意提高了声调说:“那还用你说!”然后许度心里就开始忧伤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再见面,他们会不会越走越远?未来,变数,令两个理智的孩子除了再见,再说不出什么话。
回到家,翻看他们的过去,找出那张纸条。
“想去哪个大学啊”
“我是要出国的。”
“啊……去哪啊?”许度心里有点羡慕,又有点涩涩的。
“伦敦。”
“真的啊,我也好想去英国啊,伦敦好美的……”
合上纸条,叹口气。
会不会,会不会呢?
许度发了个短信。
“谢谢你敞开心扉,接纳了我,谢谢你教会我的东西,谢谢你让我明白什么是曾经沧海难为水 ,让我不会将就,学会追寻美好。”
很快就有回信了。
“谢谢你总对我搞怪,总让我微笑,教我戏看生活,谢谢你让我发现一个人可以活的那么肆意,让我更加为他人着想。你在我心中就像个小太阳。”
原来本人还是有点作用的嘛,许度同学心想着。抽了抽鼻子,你这样美好,让我怎么能甘心不努力就放弃你。
许度抹掉眼泪,看向窗外的蓝天,心内万丈豪情,默念:“让我飞向你吧,赐予我力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