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记公主府神秘歌声

作者: admin 来源: 未知 2020-01-02 阅读
  
  冯洛倾走进,挨着冯玥颜的床铺边坐下。
  “皇姐。”床上的女子已经醒了,曾经活蹦乱跳的小姑娘如今就像是被抽了精气一样,毫无生气的躺在病床上,面色惨白,眼神无力,嘴唇干裂。
  “做什么成了这样?”看着床上虚弱的女子,冯洛倾紧锁着眉头。
  “我……”
  “咳咳咳!咳咳咳!”冯玥颜刚开口,就气急攻心,一阵剧烈的咳嗽。
  “玥颜!”冯洛倾面色一变,连忙将手中的丝帕拿出捂住女子的嘴。
  “我没事。”冯玥颜这一阵咳嗽像是要把肺也一同咳出来一样。
  扶女子躺下,冯洛倾摊开手帕,竟有一滩血水,鲜红刺痛了冯洛倾的眸子。
  “到底怎么了,怎会这般严重?”冯洛倾微微侧头,撇了一眼边上的醒梅。
  醒梅懂了冯洛倾的眼神,她知道公主人微言轻,她不想说,可这也不能委屈了自己不是。
  “还请公主为我家公主做主!”醒梅噗通一声跪在地上,两行泪滑下。
  “醒梅。”床上的冯玥颜想要阻止她。
  “公主,奴婢知道有罪,可做什么奴婢也见不得公主受这翻委屈,穆玉公主念你,自然会替我们做主。”
  “醒梅,你说。”显然有内情,冯洛倾暗了暗眸子。
  “回公主,我家主子自从上次在公主府上遭遇大火后身子本就有些虚弱,又听说中洲和浦凉要向我朝和亲,外面皆传陛下有意将我家主子送出去联姻,可不管是中洲还是浦凉,公主都不想去,这忧思便郁结于心,恰逢此时,鄞平王竟命人将带有脏病的衣物偷偷放到公主的房中,才导致公主患病的。”
  “醒梅,休要胡说,我们没凭没据的,怎能扯到四哥头上。”
  “谁说我们没有证据的。”醒梅连忙反驳道。
  “公主,从那日您在大婚当天被人诬陷下毒毒害皇后,我家主子出言帮衬了公主后,鄞平王就对我家公主怀恨在心,这次我家公主病了也是鄞平王偷偷下令不准有人来给我家公主诊断,还望公主殿下看在我家主子心里想着公主您的份上,帮帮我家殿下吧。”说着,醒梅不停地向冯洛倾磕头。
  “岂有此理。”冯洛倾微微有些震怒。
  “醒梅你先起来吧。”
  “谢公主。”醒梅起身,秋离连忙上前扶起醒梅。
  “为什么不去告诉陛下?”冯洛倾抬起玉手轻轻将女子额头上的碎发捋于耳后。
  “四哥位高权重,连皇帝哥哥都要顾虑他几分,我又怎能公然和他叫板。”
  “再说了,我人微言轻,我的母妃只是一个卑贱的司乐坊的宫女,是父皇众多妃子中最不受宠的一个,我不想皇姐你,你身份尊贵,是皇帝哥哥的亲阿姊,皇帝哥哥又怎会为了我而去责罚四哥呢。”
  “母妃苦了大半辈子,好不容易等到我有了封号,有了自己的府邸,看惯了勾心斗角,她只想过安安稳稳的日子。”
  “玥颜。”冯洛倾有些动容,原来每个人看似乐观开朗的样子,其实内心深处都有着想要隐藏的悲哀不堪。
  “皇姐会陪着你,皇姐会做你的亲人。”
  “真的吗?”冯玥颜脸上挂着两串大珠子红肿着眼睛看着女子。
  “这怎么还哭了呢。”看着冯洛倾又哭又笑的表情,冯洛倾宽慰的笑笑。
  “我没哭,我是感动。”冯玥颜说着没哭,眼泪却止不住的往下流。
  “从小到大,因为我的母妃身份卑微,那些兄弟姐妹都不愿意和我玩儿,也就只有皇姐你还想着我。”
  “好啦,你要快些好起来知道吗。”
  将冯玥颜的被子压得严实些,女子转头看向醒梅。
  “去太医院请几个太医过来。”
  “可…”
  “就说是本公主下的旨,本宫不信他们敢违抗本公主的旨意。”
  “皇姐,不要为了我和四哥作对,四哥手段狠毒,谁和他作对,他一定不会放过他的。”冯玥颜连忙阻止。
  “玥颜放心,上次你也看到了,我本无心与他为敌,可他却三番五次的陷我于死地,如今更是向你下手,让我早已成为他的心头之患,若我再一再忍让,只怕只会助纣为虐。我就是要让他知道,本宫的人不是他向动就可以动的。”说着,冯洛倾眸子里闪过一丝阴狠。
  太医诊完病症以后,给冯玥颜开了些安神的药,守着冯玥颜睡着之后,冯洛倾也该回去了。
  走出屋子,才发现竟然是黄昏了,余晖透过屋檐散下一束束金光,竟有些恍然若梦的味道。
  穿过来时的圆子…
  冯洛倾再次顿住步子…
  “宫墙柳枝缠宫楼,红粉轻施……”
  “秋离,你听,是不是有人在唱歌?”女人侧头,极力的想要听清楚是哪里传来的歌声。
  “嗯?”
  “有吗?”秋离也侧耳全神贯注的听起来。
  “好像是有人在唱歌,不过这声音太小了,不仔细听根本听不出来。”
  “这歌?”冯洛倾像是在回忆。
  这歌声有些零碎,她只觉得熟悉,却又想不起来在哪听过。
  望着望四周,冯洛倾再次静下来想要听清楚,可这歌声忽然就消失了。
  “公主,或许是有人在唱着玩罢了,我们还是早着回去吧。”秋离看着他们的公主怎么又变得神经兮兮的了,连忙叫住她。
  是不是这是一个女子从女孩变成女人都会经历的阶段呀。
  这突然出现又突然消失的歌声到底是什么意思,可冯洛倾敢肯定这歌声绝对不是有人随便唱的。
  “走吧。”冯洛倾想想,还是先回去。
  ……………
  “今日是谁守值,竟然敢渎职。”秋离边扶女人下马,边看着空无一人的大门口。
  “走吧。”冯洛倾淡淡的扫了一眼。
  “公主您可回来了。”刚走到门口,佑桦就哭着向冯洛倾跑来。
  “公主你要替佑桦做主呀!”男子哭着伸手扯住了冯洛倾得袖子。
  “你的脸是怎么回事?”冯洛倾嘴角一闪而过的笑意。
  只见佑桦的脸颊上高浮着两坨腮红,两弯眉毛被连成一根,额头上还画着一个大王八。
  “就是那个混蛋,嫉妒我长得比他好看,竟然下此毒手要让我毁容。”佑桦边说着,边瘪着小嘴。
  “混蛋?”
  “就是那个浦凉来的太子苏祁,自己又不说是浦凉的太子就硬是闯了进来,还打伤了守门的家丁,搅得公主府鸡飞狗跳。”
  “这也太过分了,自己是太子就了不起呀,就可以私闯民宅呀。”还没得冯洛倾发火,秋离听了就已经被气得半死。
  “看我不去教训教训他。”说着秋离就要挽着胳膊袖上前。
  “你要教训本太子吗?”男子爽朗的笑声传来。
  冯洛倾一怔,这声音
  好熟悉
  抬头定睛一看,
  四目相对,苏祁眼里含笑,露出两颗小小的虎牙,光辉灿烂,打在苏祁洁白得衣袍下,透上一层朦胧。
  冯洛倾一脸惊讶,她未曾想过还能再遇见他。
  “傻丫头,好久不见。”
  “你是苏衣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