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短篇小说> admin 来源: 未知 2021-07-01 阅读
  

转眼,夏天来了,夏花一波又一波,在枝头上展示或红色的,或紫色的,或白色的等等颜色的艳丽。百花齐放是夏天的盛装,在花的海洋里流连忘返是很多人的向往。

而我的室内,没有百花盛放的美景,倒是有一盆萝卜花在花盆里亭亭玉立着。

夏花灿烂,萝卜花也不逊色。长长的绿杆上,末端挑着一簇浅紫色的花团儿,浅紫色的小碎花,淡淡的,远看一团白,只有近看,才能发现,在那些小花瓣的脉络里,清晰可见的淡紫色,是那么的俏皮可爱,仿佛在与观赏的人捉迷藏,它把淡淡的美藏在细节里,只等有心人来细品。

萝卜花是娇小的,四片小花瓣,中间夹着小黄蕊,花香清淡,表里如一的淡雅,让人心生欢喜。

一室,一盆盛开的萝卜花,竟也带给我夏花灿烂的感觉。看着,养眼;闻着,清香。能给人视角和味觉享受的花儿,被冠之以“灿烂”,渺小如萝卜花也受之无愧罢!

同事给了我两个萝卜,青绿色的皮儿,从萝卜头到萝卜尾,一青到底,只在末端的根部,有一小抹白。看着就好吃,我迫不及待地把其中一个青萝卜切成均匀的块,盛在白瓷盘子里,“咔嚓咔嚓”,一会儿,就消灭了一大部分,谁让它清脆爽口呢?真不怪我没有淑女风范,不会怜香惜玉。

之后,我出差,大半个月回来后,发现剩下的萝卜竟然长出了老长的叶片,青绿色的外皮有点皱皱巴巴的了,像八旬老太婆的脸,我就对它失去了兴趣。想随手丢掉,可一想,又舍不得辜负同事的一片心意,浪费不得。目光瞟到阳台一只废弃的花盆,也好!一加一或许大于二呢!一个要丢弃的萝卜,一只不用的花盆,凑在一起,应该等于活着吧!

于是,萝卜就这样被我种上去,一看到泥土干了,我就一小盆清水浇下去,让它喝饱了水分。想不到,它一路疯长,竟长到一米多高,还悄悄地开起了小花,芳香扑鼻,我见犹怜。

一日,看到送我萝卜的同事的微信,她说,到山里种紫苏。有一个小孩子问她,你干吗要到山上种紫苏呀?你家住在山上呀?她说,不是,我家住在山下,山是大家的山,种到山上的紫苏,是大家的紫苏,当然,还包括那些觅食的小动物。

我的心里微微一动,继而暖暖的。

我望着眼前这一簇又一簇的萝卜花,盼望着它再多开一些花。花谢了,就结种子了。又一小盆水浇下去,我看到萝卜花更精神了。

明年,我也进山。山是大家的山。萝卜也是大家的萝卜,萝卜花更是大家的萝卜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