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短篇小说> admin 来源: 未知 2021-07-01 阅读
  

一片漆黑,前面什么也看不到,你不断幻想着,天亮之后,这里一定很美的。

你盯着窗外,黎明破,薄雾出,夜在收尾之时,道路车水马龙。来来往往的车辆,牵去了你的思绪,你的嘴角慢慢上扬……

在那冰冷陌生的楼梯拐角,你坐在那微小的角落。要强的你,将悲伤化为眼角的那一抹湿润。你坐在那儿,默不吭声,用沉默来缓解刚刚经历的失落。无意间,你看到了从旁边走过的一个人,忽然的对视使你措手不及。

他那映入眼中的笑容,深深扎根在你心中。他的眼睛有光,笑容明媚,久久挥之不去。那一刻,他就像一道照在你身上的阳光,直到他的背影,消失在你的视线中。你内心,怦然久久不散。后来,你再次遇到他,他真的如你所想的那样,耀眼四方。在这个年纪里,他成了你眼中熠熠发光的那个人,那年你十八岁。

突然一个步履不稳的孩子,朝你艰难地跑过来,就在他靠近你的那一刻,你猛然退后几步,然后快步离开。你的眼泪,在他转身的时候无声的流下。你每走一步,宛如走在那刀尖上;孩子的哭声,压的你头昏脑涨,喘不过气来。你不能停留,也不能回头,一旦回头,你就知道自己狠不下心来。直到听不到哭声,你才停下来,大口大口的喘气,那是你第一次如此无奈的向生活低头,那年你三十二岁。

你头发全白了,满脸皱纹。你的拐杖放在长椅的另一端,现在行动早已不便,岁月留下的痕迹掩了你原本的模样。你的棱角,早已被生活磨平,你像普通的老人一样,喜欢在长椅上晒太阳,会有一些小孩过来陪你说说话。你成了年少时作文中的那笑容慈祥的老奶奶,你会踩着夕阳下的影子悠哉悠哉的回家。

当你等到期待已久的电话时,你会变的唠叨,你听着那边不怎么耐烦的语气,偶尔也会失落。你牙齿不太好了,吃不得很硬的东西,那些你曾经特别喜欢的食物早已离你远去了。现在的你,对于年轻只有了个模糊的映像,这年你七十八岁。

你看着你的儿女守在那黑黑的棺木旁,你听着到处的哭泣,你想抬手摸摸你久别不见的孙儿,可你的手穿过了他,你想对他说“乖,不哭,奶奶在这儿。”可是他听不到,你的安慰回荡在空气中,只有你听的到,此刻你才真正的意识到什么叫做别离。

时间过得很快,你看着他们从悲伤中走出来,你看着你的孙儿长大。你想了想,觉得没什么愿望了,你感觉到你的意识在慢慢消失,你用最后微弱的意识许了个愿,你化成了一颗流星,在无人的夜空悄悄划落。最后那一刻,你什么都记起来了,你看见那个和光一样的少年有了一个光明的前程。你记起那次你走后,孩子摔在地上哭的撕心裂肺的模样,你记起那个稚嫩的自己说自己的梦想是当一个大英雄。

你看见那个拐角处红晕爬上脸颊的自己,你看见自己在教室里随波逐流,昏昏度日。你看见自己无数次后悔那段时间的所作所为,你看着最后自己接受了“平凡”这个词。你看见在灯红酒绿的时代,许多人都走在相同的路上,你将年少的棱角和不甘留在了那一方小小的天地。你为生活奔走,为生计发愁,你心里突然涌起一股悲哀,像许多人一样,你——早已溟溟众人矣。

你发现你这一生遗憾颇多。舍与离,你全经历过。你突然好想重来一次啊!你想如果重来一次,你定不要这么平平凡凡过一生……

你突然被惊了一下,墙上挂着的高考倒计时醒目,身边还是那群熟悉的人。窗外仍然是车,你看了下手腕上的表7:15,你心里舒了口气“还好,还好。”你在暗自庆幸,庆幸一切都还没有发生,庆幸一切都还只是一场梦。这离刚刚才过去了十分钟,此时,你就像那个偷了时间,还卖乖的贼。你照样在努力找借口开脱所有的不认真,你和往常一样在虚度年华。

这场梦来的突兀,模糊的也快,你忘了你也曾在心底“哀其百态,怒其不争”。好了,你也快和所有人一样了,将梦想和醒悟高高地挂在嘴边,为自己束起一件高高的帽子,把过去的荣誉和未来的美好筑成了一道高墙,你不自知,甚至还自得其乐……

你将所有的都抛之脑后,你像平常一样,将目光望向门外,突然走过的一个人,让你的心跳动不已。就是那个人,困意消殆,所有的画面又清晰起来,一切好像都在按部就班,好像是原本就已经规定好的命运之轮,开始转动了。害怕,紧张占满了你的心头,你开始意识到前面一片漆黑,你所幻想的光明前景,可真是一场梦,一场没头没尾的白日梦。所有用谎言和理由编造的行动都是纸糊的老虎,那苍白的话语组成的借口让你日复一日虚度光阴。你害怕了,害怕自己真的变成所梦到的那样,你不想成为那河边众多的鹅软石中的一块,没有人愿意在年少的时候承认平凡,那句“自古功名属少年”至今被吟唱……

天还是灰蒙蒙的,看不见远处的高楼。门外走过的少年,嘴角似噙着笑。前面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到,但天亮之后会很美的。到底什么时候天亮?你也不知道。但你想“大概十八岁第一天照在身上的那道阳光就是破晓的开始。”但破晓离天亮还早的很,且说高喊出来的行动和清醒的自责是不会出现曙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