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娇妻哪里逃

作者: admin 来源: 未知 2020-06-10 阅读
  
  早上一打开手机,夏晚晚就在头条上看到一则寻人启事:姓名夏晚晚,性别女,年龄二十七岁,身高160CM,体重130斤,如有提供线索者请打电话xxx,重赏五万元。
 
  下面还配了一副大帧照片,照片上的她小酒窝长睫毛,肥肥嫩嫩圆脸的煞是可爱。
 
  夏晚晚看到这则启事,差点把手机扔地上。
 
  没错,昨天晚上她是和一个小鲜肉发生了关系!可是颜帅这混蛋,至于这么大张旗鼓地找她吗?提供一条线索就五万,她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值钱了?
 
  事情还得从昨天说起!
 
  昨天下午她男朋友陆毅清找到她,冷不丁地塞给她一张结婚请柬,她还以为是哪个朋友要结婚了,可是一看上面的名字,却彻底傻眼了,因为结婚请柬上写的是陆毅清和她闺蜜唐薇儿的名字。
 
  夏晚晚以为陆毅清在和她开玩笑,可是陆毅清在丢下一句“晚晚,是我对不起你”之后,就脚底抹油地走了,她这才知道自己彻底被绿了。
 
  这还没完,更倒霉的是,她下午被陆毅清绿完以后,晚上就没出息地在公司年会上把自己撂倒了。
 
  撂倒自己也就算了,更作死的是,她居然把公司刚来的小鲜肉给……醒来的时候是凌晨两点,夏晚晚紧张兮兮地躲在卫生间,通过门缝悄悄看着躺在外面的小鲜肉,生怕他一骨碌醒来,在这里大叫非礼!
 
  如果是别的罪名还好,她也就豁出去了,但这非礼男人,可是辱没祖宗的事,搞得她像没有男人多么不成似的,她丢不起这人。
 
  怎么办?她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干脆一不做二不休……三十六计走为上策!
 
  将自己裹吧裹吧,夏晚晚迅速逃离了作案现场。
 
  一定是早上颜帅醒后发现她不见了,才发了寻人启事,她甚至能想象得到,颜帅暴跳如雷的样子。
 
  在出租房一窝就是七天,直到冰箱里只剩下一块干巴巴的馒头,夏晚晚才不得不出去拾掇口粮。
 
  已经七天了,这股风头应该过去了吧。
 
  捂上大口罩子,戴副能遮住半块脸的墨镜,这身打扮应该没人认得出吧。
 
  鬼鬼祟祟地来到一家最近的超市,狂扫了货架上的所有方便面、饮料,推着满满一车食物来到收银台,眼看就要得逞的时候,忽然平地传来一声吼:“哪里走!”
 
  这嗓门,愣把她吓得浑身打了一个激灵。
 
  随之就过来一个比她还胖的中年女人,横在她前面,强硬地将她的墨镜和口罩摘下来,看清她的容貌之后,喜笑颜开地说:“没错就是你,妹子跟我走一趟吧。”
 
  “大姐你我无冤无仇,女人何必为难女人。”夏晚晚舔了一下嘴唇,陪着笑说。
 
  “我不是为难你,我是缺钱!提供线索就能赏五万,抓住大活人怎么也得赏二十万吧,哈哈哈!”
 
  女人强有力的胖手抓着她,好像逮住一个摇钱树,生怕她一不小心逃了。
 
  由于好几天都没吃一顿饱饭了,此刻的夏晚晚娇弱无力,只能束手就擒。
 
  当走出超市,路过隔壁饺子馆门口的时候,夏晚晚祈求女人说:“大姐,我能吃碗猪肉大葱的饺子再走吗?你看我都饿成这样了,不吃点东西饿坏了你也不好交代呀!”
 
  女人一想也是,反正重赏马上到手了,不在乎等她一顿饭的工夫,便答应她去里面吃碗饺子。
 
  猪肉大葱的饺子很快就上来了,饿了几天的夏晚晚两眼发绿,一口气吃了两碗才满足地抹了抹嘴,真叫一个香!
 
  “大姐我上个卫生间,你放心我不会跑的。”夏晚晚捂着肚子,看上去很急的样子。
 
  不跑才怪,先骗完再说!
 
  “真是事儿精!”
 
  女人不情愿地抱怨了一句,但这是人的正常生理反应,一般人还真管不了。
 
  得到允许,夏晚晴急忙上了厕所,厕所后面有一扇小小的天窗,她目测了一下,刚好盛得下她肥胖的身躯。
 
  于是她使出浑身解数,费尽九牛二虎之力,终于爬到天窗上,正要往下跳的时候,却忽然见女人推门进来,情急之下她急忙跳窗而逃,却不想短裤被钉子挂了一下,撕拉一声扯了一个大口子。
 
  隐约之间,她好像听到女人大喊:“夏晚晚,你还没买单!”
 
  得嘞,拜拜您哪!逃命要紧,她才不会傻到让人抓去领赏的地步!
 
  只是不知道,她诈骗了大姐两碗饺子,会不会构成诈骗罪?这样的罪名,她可担不起!不知警方会不会通缉她?公司会不会因此受到牵连?
 
  夏晚晚是个本性善良的孩子,思虑再三,她决定辞职,一人做事一人担,绝不连累公司。
 
  说干就干,她捂着衣服拦住一辆出租车,飞奔回出租屋,用尽她毕生的才华,写了一封情意绵绵的辞职信,然后乔装打扮一番,揣着这封辞职信杀进公司。
 
  到了公司,直奔主管办公室,然后地将辞职信往他手中一递,温柔地对主管一笑:“主管,我辞职。”
 
  “你谁呀?”
 
  捂得太严实,主管没认出来。
 
  她警惕地观察了一下周围的环境,发现没有暗藏的危险,才将墨镜拉下一半,低声说:“夏晚晚。”
 
  “为什么辞职?”
 
  “主管,主要理由是我无故旷工七天,没脸在公司待下去了,请您批准。”
 
  “你什么时候旷工了,我怎么不知道?”
 
  “看来我在主管心目中,真是一个微乎其微的人,我一连七天都没来,您居然没发现?”
 
  主管一摊手,“我也一连七天没来,因为公司放假了呀!”
 
  咳咳,怎么把这茬给忘了。
 
  “还有辅助理由,都在信里。”
 
  主管看都没看,拿起信就撕了个粉碎,然后笑着说:“夏晚晚,我知道你工作压力很大,从现在开始,我给你放长假,但不允许你辞职。”
 
  夏晚晚干瞪着眼,看着他把自己煞费心血才完成的辞职信撕掉,内心有一种崩溃的感觉。
 
  更没想到的是,正在绝望之时,她收到了颜帅的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