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华梦

作者: 南淮月 来源: 新概念作文网 2016-09-26 阅读
  
  “夫天地者,万物之逆旅也;光阴者,百代之过客也。而浮生若梦,为欢几何?”
 
  人生十六载,回首望去,年华残梦,尽成蹉跎。
 
  雾霭朦胧,一叶扁舟行于水波浩荡之上,船桨翻动间溅起的水花在空中闪烁,恍惚间满目时光的碎屑。有人从岁月的彼岸驶来,在舟畔徘徊,而后又扬起清波匆匆而去……大抵这一路不过如此,相逢,言欢,尽散。
 
  梦在回忆里浮沉,而心中的幻想,便在时光波纹的回荡下,缓缓绽放。
 
  曾想过大漠孤烟,羌管悠悠。一人一剑扬鞭北上,只身孤旅征伐路,纵马笑尽勇与谋。一日烽火连天,残阳如血,万敌当前横刀立马,仰天长笑说不死不休!
 
  曾想过枯藤昏鸦,流水人家,我在风中飘流。看过长烟一空皓月千里,浮光跃金静影沉璧;听过间关莺语泉流幽咽,月下江头弦如急雨,终是白发尽生难解愁。倚马天涯,独啸西风,天下只有秋。
 
  曾想过镜湖清漪,花前月下。夜风抚过脸颊,指落琴声起,惟月聆听。弦断抬眸,惊觉一树桃花落尽,湖上月影仍是幽幽。我在那里弹着琴守着夜,候一个不曾存在的约。
 
  曾想过纷纭乱世,梦里成沙。收剑入鞘,解甲下马,夜归城中望见你轻歌曼舞,想着……杀伐一世也值啦。可下一瞬剑光乍现,你心口绽开血色的花,好一场血染的风华。狂乱间敌首落下,仰面星光冷锐,刺破了心头牵挂。想要不顾一切地大喊些什么,话至唇边却化作喉间的沙哑。
 
  想来人生的每一步都是诗,一路平仄,历尽喜怒哀乐,悲欢离合。
 
  我便乘着小舟,从时光的这头,划向那头,溅起的水花里,破碎的年华里,是句句未完的诗篇。有一日陪伴已久的佩剑滑落水中,便在这岁月之流上刻舟求剑……刻入我这条小舟的是深切的记忆,再寻不回的,是已逝的从前。
 
  人生若只如初见。
 
  有人说,人生若只如初见,与你一世缱绻;
 
  有人说,人生若只如初见,此生共渡尘缘;
 
  有人说,人生若只如初见……定将拔剑向长天!
 
  只是一路花开花谢,月圆月缺,何来初见。那场经年的梦里,陌上花开,春风拂面,悦君欢颜。只是所谓梦,终究是要醒来的。哪怕紧闭双目封绝了所有,随着苏醒而破碎的幻梦,也终是回不去了。
 
  于是苏醒的世界里,三天终结了三年。
 
  一场盛大的劫火,焚燃在心间。那火焰却是冰冷,每一根柴薪都是年华的碎片。
 
  只是——
 
  结束了么?
 
  直达心底的叩问。在劫火燃烧的夜空下,我便看看身后,想着丢到河底的那柄剑,看看身前,一望无际的流年。接着是看看手里的桨,然后轻轻摇头:
 
  还没有。
 
  曾以为总有无法逃脱的命运,曾泪流满面喝问苍天。只是到了后来才明白所谓命运,就是这桨起桨落间,在空中、在水里划过的痕迹,以及陪伴我一生的舟船。一步错,步步错,然后一切导向终焉。
 
  是要去悔恨么?悔那永恒的守望与不死的信念,皆作飞灰去向天边。
 
  可悔恨是没有用的。奔腾的时光推着舟船,一刻不息地前行,遗落在岁月空隙里的剑愈发远去,而前方的水域里还有着万象丛生。
 
  迷茫么,抬起头来。
 
  用一切的喜与悦、悲与痛、骨与血、年华与梦想,一切还残存在心中未灭的,尘封的渴望……铸就下一柄刀剑。刀剑入手,一声轻叹扫尽彷徨,留身后时光奔涌浩荡。
 
  日出东升,光芒万丈。
 
  却道年华梦一场,一朝回首,笑尽多少沧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