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血与鲜花

作者: admin 来源: 未知 2019-12-10 阅读
  

初春的阳光略带羞涩,温和又不刺眼,趁着如此舒适的时光,我选择去了离家不远的古城——城头山踏青游玩。

虽然离家只有一个小时的车程,但我是第一次来到城头山古城,此前对它的了解仅限于几页薄薄的旅游宣传图册,或者是身边参观过的家人朋友的短短几句口述。在我的想象中,几千年前的古城,中国发现时代最早保护最完整的古城遗址,城头山能够被安上这些噱头,该是多么恢宏浩大,该有多逶迤的城墙、多宽阔的护城河以及多少层层矗立的楼房!

汽车偏离城区,绕入偏远一点的山区,山清水秀绿荫环绕,还有几户人家错落地分布在山间,城头山古城就掩映在其中。带着遥远的历史厚重感,古朴的气息铺面而来,既庄重又不让人压抑。越过一道巨大的石碑,进入古城遗址,护城河、生活区、防御区、祭祀台、农耕区一应俱全错落有致,不得不被千年前古人的智慧折服。挨个参观完各个区域,将自己置身原始的环境中,切身体验几千年前人们的生活。这不仅仅是一次简单的参观,更是一场精神灵魂的碰撞,展馆的黑陶罐已经不是一件简单的展品,他化身一个一袭黑衣的少年,要把自己这么多年的所见所闻都娓娓道来。那已经粉身碎骨的兽型玉佩,亦是有更多的话要倾诉,千年前的往事都还历历在目,它身上的每道裂纹都是历史留下的痕迹。

从展馆出来,是一片巨大的草坪,葱郁的青草从未被修剪过,在自然的雨露中自由生长,展开最本真的自我。千年前这里曾是护城河和城墙的所在地,而现在却是一片荒芜,成为了前来游览的游客休憩的地方。隐约露出一点面貌的小湖是那宽阔的护城河的缩影,而城墙早已只有残砖废石,但巧合的是在原城墙的遗址上,一种极其常见又生命力顽强的田间小野花生长了出来,蜿蜒地一道延展向尽头的密林。

闭上眼睛,在微风中感受万物的生长、时间的流逝,我能想象的是,数千年前这里资源丰沃,是远近闻名的强大部落,但这自然也就少不了大大小小的战争。于是就在这条城墙沿上,部落的青壮年拿着石斧骨叉,共同捍卫自己的家园,遥远的冷兵器时代哪一次战争不是鲜血淋漓?鲜血染红了城墙,从远处眺望,却像是殷红的鲜花。然而到了今天,城墙被风雨洗刷得看不清它原本的面貌,结起了厚厚的青苔再被泥土掩埋,无法露出全貌,在这些残缺的城墙上,竟真的有鲜花盛开。往日的战争终归于和平,鲜血化作了鲜花,在一次一次资源地界的争夺中,人类发展成熟起来,终于从原始的部落进化到现代化的城市。

看着草坪上打滚的小孩儿,俯下身去嗅一抹花香的女孩子,一切都是那么温馨和谐,谁又能想到这在数千年前是战场所在?只有这个时候,才会感受到时间是多么神奇,它能把沧海变成桑田,也能把鲜血变成鲜花。

城头山如今依然是村庄,看着来往劳作的农民穿梭其中,眼前浮现起千年前的原始人类的生活,血脉在这里一直得到延续,变的是越来越文明发达的社会,不变的是那生命的永恒传承。

    你可能也喜欢这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