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散文随笔> admin 来源: 未知 2021-06-10 阅读
    曾听过这样一个故事:
  
  一个妙龄女子站在楼顶欲跳楼。楼下树底,一老者摆了一局残棋对楼顶的女子喊到:“赶时间吗?不赶时间就下来,杀一局。”
  
  我并不知道这局残棋的意义?是否女子需要下完这盘棋?也许从楼顶走下来,再走上去的时间,就明白了应该活着走下去。
  
  昨天看到了这样一句话:“很多时候我想像自己仍在母亲肚子里的模样,想把自己倦缩起来,躲进那个不会有伤害与疼痛的柔软空间里。”
  
  我不知作者经历了什么样的事情才会写下这样的字句,让人揪心的疼痛。也许受伤的孩子,想到的大多是母亲。因为她曾经忍着巨大的疼痛带来了你。
  
  多少次目睹这样的镜头:光着膀子,一身泥土的农民工,坐在砖头堆上,端着那只有菜叶,没有油水的菜,低头咽着米饭粒。
  
  我不知道他们额头究竟流了多少汗水,但我知道每个人回家后,衣服上除了泥土外还会结一层白色的盐碱。因为那群人里面就有我的父亲。
  
  也许文字只能写成这样:故事,文字,镜头……
  
  故事的背后会发生什么?谁也不知道!写文字的那个作者的生活,也并没有人替他去经历过。至于那些镜头,一些人看得太多,也就无所谓了。
  
  无论故事,文字,镜头,……只不过是生活的一部分缩影罢了。
  
  生活还是一天天的继续,今天你笑他哭,或许明天你哭他笑,但大多数人还是沉默着,忘记了哭和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