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是种岁月

作者: admin 来源: 未知 2019-12-16 阅读
  

我是十五岁不和父亲多说话的,不是他打了我,而是他伤了我,伤到我骨子里去了。

  在我记忆里父亲没咋笑过,一天到晚总是绷着脸在忙,除了上班,剩下的时间不是捣鼓鸽子,鸡,就是想着办法开/小荒,种些土豆,白菜类的东西。说是帖补家用,一半送了人,一半留着过节时换了钱。我不知谁给他出的主意,没几年尽然攒了十几只羊,他忙也不会让我安生,每次放学不是安排我们弟妹放羊,就是找些其它活让我们干,弄的一个个学习老落底不说,尤其放羊时总要路过学校门口,遇见老师,同学,羞的,脸真不知往哪放。

  一天,同学不知从哪借了本《少年文艺》,看完后放学才借给我说:"明天要还,记着明早上学还我"。我应了声,回到家想让大妹妹去放羊。大妹妹死倔着:"哥,我不放,我一个女生咋放,见了老师同学我脸往哪搁呀!"。望了望躲在身后的小妹,小妹低着头说:"哥,我好几天作业都没写完,老师说了,再写不完罚我站着听课,哥,"。小弟弟想躲,我喊了声,他低着头半天才说:"哥,羊不听我的,他乱跑"。我叹了口气,拿了那本《少年文艺》心烦地一脚踢开了羊圈门。

  绕过学校大门,过了桥,下了沟坡,看着羊儿一个个低头吃着草。我从口袋里翻出了书。起初看一会再看看羊,羊走远了追了过去,坐在土坡边再看。也许看的太入迷了吧!,等我反应过来,羊不知跑到哪里。我急的一沟又一沟找着,等找见羊时,几只羊己跌到在沟边,口里吐着白沫。我傻了眼,这是3911中毒呀!这咋办?这咋办啊?我一下哭了起来。

  等母亲和弟妹把羊连拉带赶回到家时,己死了六只,还有二只躺着喘着粗气。父亲回来时,抱着那二只羊使劲地灌水,有一只缓了过来,另一只还是死了。

  父亲蹲在羊圈边蹲到了天黑瞧不见人影时才进的屋,吓的我们一个个连个声气也不敢出。父亲问谁放的羊,我低着头说:"我"。父亲一下扑了过来就是脚,踢的我跑出了一二米。

  "你能干啥,十五岁了连个羊也放不好,老子八岁时就给地主喂牲口,你他妈的生在福出不知福,说,咋弄的,你干啥去了,你给我说"。

  "我,我,我看书没注意"我声音弱弱地说道。

  "看什么书,你天生就不是读书的料,就你这个怂包要饭还没人给你把米"。

  不知为啥,我一下疯了似的犟道:"你行,你行不就是个种田的,你看人家的爸爸,哪个像你,不是养鸡,就是开荒,养羊,你行,你行你也弄个队长,书记干干"。

  父亲一下愣住了,扑了过来又是脚。我跌跌撞撞地一下撞到墙边。那个瞬间,父亲一下捡起了地上的书疯了一样,一边撕一边骂道:"老子让你看,老子让你看,老子再没本事也养你这么大,老子没本事,老子养鸡,养羊,开荒种菜还不是为了你们,老子没本事,老子起早贪黑为了你们一个个能走到人前,你厉害,你竟然说老子没本事,说呀!,你说呀!"。

  那个瞬间,压在我心里的不满一下爆发了出来。"为我们吗?你养鸡,养羊我们吃过鸡,吃过羊吗?死鸡,病鸡,没人要你才给我们吃;为了我们吗?问你要个零花钱你给过吗?老家人来一次,你又是粮又是钱的。你难道为了我们吗?为了我们吗?"。

  父亲一下傻了,愣在地中间好久,好久才说:"那是老家穷,那是你奶奶在老家啊!"。说完,父亲拉了件衣服,母亲用眼狠狠剜了我一眼,紧跟着追了出去。那晚,我委屈极了,躺在炕上想起那本《少年文艺》,由不住地把被蒙在了头上。

  父亲是能把一分钱掰八瓣花的人,可是,他抽烟从不心疼,一盒接着一盒抽。母亲说过多少回了,他总是摔这摔那死不讲理,时间久了,母亲也不和他计较了。

  第二天上课时,同学就在校门口等着。我吱唔了半天,还是说了实情。同学绝望极了,带着我去了他高年级姐姐那,他姐姐笑了:"没事,闲了你还我本新的"。我低着头,心里的那块石头终于落了地。

  七八天过去了,母亲劝我几次给父亲认个错,我没认,也不想认。没几月,父亲赶在年前还是把羊卖了,除了五六只下蛋的鸡,剩下的他全杀了,三爹来家带走了四五只后,剩下的二只,我们美美地过了个年。

  父亲是在我和他争过后不抽烟的,母亲说:你爸是想把省下的钱寄给你奶奶。我没说什么,想起他心里莫名其妙的难受。父亲每次见到我,想欠我似的,想说些啥,话到嘴边就不说了。过年鸡炖熟时,他盛了满满一大盆,见我还在灶口看书,刚出柴房,又转过了身说道:"先别看了,吃完鸡再看"。我嗯了一声,用干枝子拍了拍燃着正烈的柴火。

  年过完后,父亲就忙了,工作也积极了许多。一天,我正在写作业,他走了过来站了半天。我忍不住问道:"咋了?"。

  "没事,我想让你给我写个申请"。

  "啥申请?"

  "入党申请"

  "呃,我明天找我们张老师,他那有,我帮你抄一下,你按个手印就行"。

  父亲出门时,我回过头看了看他,他也正回头看着我,我们谁也没说话。

  初春时,我偷偷写了篇小说寄到了《少年文艺》杂志社,临近六月,我还是收到了样书。望着墨香里的名字,我先是一阵兴奋,等大家都知道后,不知为啥?一想到父亲心里委屈极了。父亲知道后,走到我跟前问道:"书呢?"。

  "还了同学姐姐"。

  "再没了吗?"。

  "我用稿费又订了三本"

  "稿费多少钱?"

  "七块"

  "那么多呀!"

  "嗯"。

  一晃又到了年底,父亲终于当了农场的先进。他提着奖励的新脸盆看了半天。母亲说:"留着家里用吧!"。父亲又摸了摸说:"带给老妈吧!她一直用黑瓷盆洗,端水,泼出也不方便"。母亲嗯了一声,有些舍不得。

  父亲是我高二时正式入党的,他拿着红色的《党章》小本,让大妹教他。大妹读一句,他读一句,一直读到大妹妹读累了睡了,他还在读。

  父亲是能当上队长的,可每次都因为不识字错过的。高二下学期,父亲本来还能争取的,可他病了,是癌症晚期。父亲从医院回来后,精神一下倒了。每次晚自习回来,我都要到他房子转一圈,他总是在那个点醒着。一天,他突然讲起了他的过去,从少年一直讲到他当队长的事。我静静听着,忍不住还是被父亲一生的遭遇感动,偷偷地抹过好几次眼泪。那晚,临出门时,父亲问道:"你恨爸爸吗?"。我扶着门框,一眼睛的泪水说:"不,不恨"。

  "你是不是还责怪爸爸没本事?"

  我愣了好久,"爸,别说了,儿子从来就没责怨过你,没记恨过你,爸,爸爸"。

  "儿呀!爸对不起你们,一辈子也没让你们吃个好肚子,临了,也没办法养你们长大,爸亏欠啊,亏欠啊!儿呀"。

  "爸,别说了,爸,爸"。那天,出门时,我还是回过头又看了看父亲,浸着眼泪说:"爸,那次的事是我错了,我不该堵您,爸"。

  "没事,儿呀!爸也有错,爸也有错啊"。

  "爸"。

  那晚,我倚在墙边,一眼睛的泪水,久久地望着空寂的星空,心里一遍遍地祈祷着:"老天爷啊!别让我爸爸走行吗?老天爷呀!求你了,行吗?老天爷呀!"。

  父亲是在我高考那年走的。那天中午,他睡的可香了,站在他的床边,我站了好久,好久。临走时,我还是俯下身轻轻地喊道:"爸,我走了,爸,我走了"。那天他睡的出奇的安静,我浸着泪水,浸着泪水舍不得地还是走了。关上门的瞬间,从门缝间,望着卷缩在床上,枯瘦的像个小孩一样的父亲,忍不住,忍不住,我一下捂住了嘴角,那个瞬间,满眼,满脸全是泪水。"爸呀!爸呀!爸爸呀!爸爸啊!我可怜的爸爸呀!"

  父亲走了后,母亲打开了父亲锁了好多年的木箱,我愣住了,望着那个脸盆,还有那本,那本被他撕成一地的《少年文艺》时,我泪如雨下。"爸,爸啊!对不起,对不起啊!爸,爸爸呀!"。

  一晃三十年过去了,一晃父亲成了一种回忆,一种岁月后才知道,许多人一别一生,一转身一辈子,再想珍惜时,不知还有没有下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