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唇吻过谁的唇

作者: admin 来源: 未知 2019-12-04 阅读
  

有人说,我从未吻过我最爱的人,我爱的人也未吻过我。那我呢?我的唇吻过谁的唇?

《我的唇吻过谁的唇》是美国现代著名女诗人艾德娜·圣文森特·米蕾的一首诗十四行诗。第一次读到这首诗,我便被诗本身的平易质朴,情深意长所吸引,特别是开头的这句“我的唇吻过谁的唇”,看似发问,实则是追忆。

我反复地读品味这首诗的情,直至越陷越深。我问自己:我的唇吻过谁的唇,又在哪里?

江城的夏季准时到来,我却未感到特别的高兴。与自己最近的夜晚,是心寂寞的夜晚。今夜昏沉沉的,看不见一颗星星。我在宿舍窗前徘徊,魂不守舍。不一会儿,我静静坐在书桌前,心却无一刻平静。今夜不想做任何事,除了想某个人,具体是谁,我忘了。算了,今夜就属于自己吧!

桌上永远摆放着纸稿与笔,作为一个作者,一个诗人,寂寞的时候就爱写诗填词。也许我关不住寂寞,但至少还有写作能填补内心的空虚。夜色下,灯光中,游走于文字里,时低吟,时微笑。

今夜只属于我,我不要让喧嚣和浊炎占据今晚的夜色,它是与我心最契合的物。

我从未问过自己,我的唇吻过谁的唇,或许是我怕触及过往的记忆。青春的线条谁花儿一样绽放,回忆曾拥有的夏日,我为何会感到畏惧?是怕面对吗?

我总以掩饰不了自己的寂寞,正如时间总在流逝。我一直努力控制自己,在寂寞的夜下要捱住孤寂。可这样的夜,我总是失眠。

不愿企及的记忆,一次又一次抓住落单的我,今夜在异乡的钢筋水泥筑的房子里,我写着寂寞。

不是所有的记忆都是幸福的,悲恸的岁月总会在生命中出现。不是所有悲凄动人的故事,都可以用泪来解释,我渐渐将其遗忘,一切年轻的我。

至于我的唇吻过谁的唇,在哪里,又是何时?

也许,我一直在选择逃避,用我的方式去记忆这段往事。从此,身旁没有你的身影,我过着只属于我的生活。我不再期待雨后,那出现就会消失的彩虹;不再期待风过,空中飘走的白云,以另一种方式活着。

独自在这样的夜,思索着,我的唇吻过谁的唇?

我想了许多许多,一股思念勾起我的回忆。但这又有什么用?吻过谁,忆不忆起,只有自个儿知道。

有时我们由于对生活渐渐麻木,从而被迫或主动地模糊一些生活中很重要的记忆。关闭自己的是自己,别人只是上了锁,你却是锁上且扔了钥匙。人啊,真是一种莫名其妙的生物。

我把一切的寂寞写进诗里,把所有的答案写进诗里,渐渐地我把自己的十二分之一给了诗,去言尽我与你的过往,至于你是谁,这已不重要。

我写下一首首你我都能读懂的诗,我不去关注诗里的你是谁,有模糊的背影就足矣。

日子一天天过去,这个故事人仍旧继续,没有续完的缘分仍然接着。

究竟,我的唇吻过谁的唇?我问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