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学苔花开

作者: admin 来源: 未知 2018-03-07 阅读
  
  世界上有无数的大英雄、大伟人、大发明家、大政治家、大企业家、大艺术家……
 
  可是,即使他们再大,也不可能在品德、能力、身体和每一个个知识领域都卓越超群,有其长就一定有其短,甚至某一方面越长而另一方面很可能就越短。每一个人总有技不如人、艺不如人、德不如人、能不如人等等等等不如人的地方或时候。从这一个角度来说,世界上的每一个人都是平凡人。大人物们都有平凡的一面或多面,咱普通人自然也就只能是平凡者中的最平凡者了。尽管每一个人都平凡或有平凡的一面,可无论身在何处,无论贫富贵贱,无论健康与残疾,每一个生命都有自身的快乐与存在的价值,每一个生命都可以像袁枚《苔》中平凡而不凡的苔一样,尽管开出的花儿比米还小,但都可以如牡丹一般坦然绽放。
 
  “苔花如米小,也学牡丹开”,不是说苔开出花牡丹花一样雍容华贵、万众瞩目,而是说即使苔花微乎其微,常常被人遗忘或几乎不被人看到,更没有许多人去歌颂去关注,苔也依然学牡丹一样快乐开放,自信开放。
 
  看《经典咏流传·苔篇》第一遍看时,我的眼角噙着隐隐的泪。之后,接连看了几遍。看一次,点一次赞,发自内心为支教老师梁俊、为山区孩子点赞。
 
  为什么眼里噙着隐隐的泪?不是因为自己矫情,不是因为自己孱弱,更不是因为自己是综艺节目组雇佣的“专业流泪观众”,而是被大山里苔一样的孩子以及到大山里支教并教学生读诗唱诗的梁俊老师所感动,甚至是被自己以及在山区乡镇学校教育一线默默战斗的许许多多老师所感动,摆渡自己在乡镇默默从教、快乐从教30年,不正像在大山里默默绽放、艰难绽放的苔花吗?
 
  摆渡就是山里的一棵苔,一棵到老依然执着开花的老苔。我的学生,普通班的学生,同样是一棵苔。就是那些所谓实验班的学生,就算重点高中重点大学的学生,未尝不一样,也是一棵苔,不过是一棵棵正在茁壮成长的幼苔——一棵棵执着学牡丹开放,在平凡之中追寻不凡的苔。
 
  梁俊,生于广西,在重庆工作,2013年和2014年在贵州省威宁县石门坎小学支教。第一次当老师的梁俊,能够寓教于乐,教大山里的学生读诗唱诗,真是不错。两年,他教一百多首诗,其中50多首诗被他谱上曲,让诗真正成为了“诗歌”。
 
  摆渡不会谱曲,但喜欢诗,常常把自己涂鸦的诗、散文和日记什么的,读给学生听;摆渡不会唱歌,但遇到课堂教学内容能够与自己熟悉的老歌联系起来,也常常在课堂献丑,情不自禁哼上几句;再加上自己充满幽默诙谐也充满耐心爱心和人生启迪的课堂,我的语文课堂赢得了大多数学生的喜欢,虽然这种教学模式不一定得到一味追求分数的领导、家长和学生所充分认同。
 
  在偏远落后的山区,在喧嚣浮躁的现代,在马太后效应越来越明显的今天,在两极分化越来越严重的今天,在私欲膨胀、物欲横流的今天,在颜值至上、权力至上、金钱至上的今天,在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的今天,梁俊和他的学生一起,在大山里默默开创了真正的“经典咏流传”。
 
  在我国五千年灿烂的文化中,诗经、先秦散文、唐诗、宋词、元曲和明清小说等经典,在人文领域极大地滋润和丰富了一代代中国人的灵魂,是这些经典让一代又一代的炎黄子孙在成长的过程中得到了潜移默化的熏陶。愿经典永流传,愿经典咏流传,愿苔花精神永流传,愿各种各样的“苔”都能够永远牡丹一样快乐开放。

    你可能也喜欢这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