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心情日记> admin 来源: 未知 2021-07-12 阅读
  

案头,摆放着一本才收到的杂志。夏日的阳光穿窗而过,洒满整个写字台,齐白石大师题写的“芒种”刊名便耀耀生辉。因为喜读《芒种》,在印象中“芒种”就是一个很文学的词,而往往忘记了“三夏”大忙里的芒种时节。

作家林清玄在《六月芒种》中写道:“芒种,是多么美的名字,稻子的背负是芒种,麦穗的承担是芒种,高粱的波浪是芒种,天人菊在野风中盛放是芒种……有时候感觉到那一丝丝落下的阳光,也是芒种。六月的明亮里,我们能感受到四处流动的光芒。”一派美丽的初夏乡村风景!

芒种时节,陶醉在“东风染尽三千顷,折鹭飞来无处停”的田园诗意中,不知是温文尔雅还是附庸风雅。往昔,我们可以支农,而今谁在芒种?我们离乡村而远去,忘记饥饿的痛楚,就有点五谷不分,不知芒种之“芒”是指收获大麦、小麦等麦类有芒作物,不知芒种之“种”是指播种谷黍类作物。可是,乡村并未消逝,当城市被烟熏得喘不过气来的时候,人们也忙了起来,呼吁:禁烧秸秆,让天蓝水碧。

芒种时节,成熟的小麦要收割,若遇到风雨,容易倒伏、落粒、麦穗发芽霉变。为了不使庄稼毁于一旦,农家必须抓住稍纵即逝的晴好天气,抢割、抢运、抢晒,真是“收麦如救火,龙口把粮夺”。农机的广泛使用,让某些经典农耕文明的场景成为历史,但芒种时节“忙”的氛围依旧很浓。没有下过地、种过田的人,没有炽热地渴望过“春种一粒籽,秋收万颗粮”的人,怕是永远也感受不到“栽秧割麦两头忙,芒种打火夜插秧”的紧张,永远也体会不到“芒种芒种,连收带种”的辛劳。芒种,种下了一个五谷丰登的愿望。

亦收亦种是芒种,收,收获幸福;种,种下希望。忙忙的芒种,在作家眼里是季节的一个美丽画面,而在那些农民眼中,只是辛劳耕作的一个小片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