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心情日记> admin 来源: 未知 2021-07-12 阅读
  

在新疆,人人都知大而美的博斯腾湖,毕竟它是中国最大的内陆淡水湖,但在它的西南缘有个极其秀美的相思湖却很少有人知道。虽说小,湖面也有10平方公里。其夏如翡翠、秋似霓裳,湖泊、芦苇、草甸、沙滩交相辉映,形成了一幅“鹤舞鱼翔碧连天,云映苇荷自成图”的天然画卷,当地人都叫它“疆南水乡”。

偶尔的机缘,我走进了它。每当太阳升起,我不是徜徉在10公里长的岸边观鸟垂钓,就是乘船到湖心,去相思湖的中央,体验一种世外桃源的感受;要不就是闲游于湖面的芦苇荡,追逐水鸟的歌唱,领略一下葱茏其间、余晖夕照的梦幻般仙境;或者骑上快艇,尝试一下碧波之上的速度与激情……每天,我都像游于画中的精灵和神仙,目光全都聚集在湖面上的美色。

时间就这样看似灿烂的流淌着,我也真以为自己成了神仙。

五月初的一天,在新疆焉耆这个叫作四十里城子的地方,天气已开始变热,我想:今天一定下湖游个泳,好好凉快一下!在穿过一片小树林去往湖边的路上,不经意间,一阵阵沁人心扉的清香飘来,定睛寻去,原来是内心深处默默等待的沙枣花开了。

我特别喜爱沙枣花香,远胜薰衣草、郁金香之类的大众情人。但我自己也不明白为何会莫名其妙地喜欢这种植物和它的香型。它其貌不扬,花朵也那么小,泛着淡淡的黄色,甚至藏在也是很小的叶片后面,像是怕见人。叶面也那么难看,披着一层应该是盐碱地里吸收而来的白灰吧,沾到衣上就会刮下一缕尘。树干也扭扭捏捏、吱吱丫丫,难见高大的样,十几年也就胳膊粗细,却在静谧中散发着悠远的芬芳,不像牡丹、玫瑰,不管香不香,花却开得很大很艳,生怕人们看不到它的漂亮。

最终我没有去游泳,坐在一棵沙枣树下捻着小草冥思:为何它会那么香?为何它的穿透力那么强、但又显得很淡很雅?难道喜欢什么香型是体质的原因?个性的原因?或是遗传的原因?

我想不透,午饭也懒得吃,直到远处相思湖的尽头夕阳西下,我刚认识的这片树林的园丁老段杠着锄头正往家走。突然,我远远喊了一声:“老段,我晚上请你喝酒!”。老段还没回过神来,但立刻回了一声:“好,那到我家!”

天黑了,我拎着两瓶朋友自酿的包谷酒到了老段家,老段给做了一条相思湖的野生花鲢。也许是闻到了酒香,戈壁的老毕和茹仙古丽以及军人出身、在相思湖搞拓展训练的陈教练也来了,他们都是这片土地的原住民,也是那片小树林的栽植者。席间,我得知了这片树林的不易,也知道了为什么这片树林又是沙枣、又是红柳,又是胡杨、又是白杨,长得那么参差不齐、歪歪咧咧。原来二十年前这里是片沙滩和沼泽,水位浅、碱性大,沙土壤、漏水快,什么树都很难种活,老段他们为了栽活这些小树苗,光拉土就拉坏了二十多辆人力车……

不知不觉已是半夜一点,微醉而满意的我告辞了老段家。相思湖的月亮很大很圆,满天的繁星也不示弱,它们就像相思湖的这些先民一样,无声地、尽量地释放着光和辉,那些沙枣花也像这些人,平凡而普通,虽生于贫瘠的土地却散发出最迷人的香。我突然想起一句话:梅花香自苦寒来。不娇不媚的沙枣花不也是一样吗?

那晚,我睡得很香,梦里满是沙枣树的身影和沙枣花馥郁的馨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