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家祯《冬天》

作者: admin 来源: 未知 2020-01-09 阅读
  

冬天犹如文化底蕴深厚的安庆,厚重、深沉、悠远。
  当冬天第一缕寒意触及到我的皮肤时,一种润凉的感觉,让我的心里激起了一股莫名的激动。我真真切切地感受到冬天的冷峻、凌峭、沉潜和深沉,让所有的躁动和非分之想都淹没在沉寂中,让躁动的心灵得到了抚慰。
  冷空气的南下,将雾霾吞噬得干干净净,宇宙清明,天空显得明净高远,大地显得辽阔,空气变得清澈、润凉。这种清明的天气,其它几个季节是不可多见的。
  冬天是以寒冷来体现的,清寒的世界将浑身浸润,内心的纯净是被冷空气过滤,而灵感的闪动会妙出许多诗一样的语言。
  一般人会以为冬天的寒冷只会给人带来愁恼和畏缩。其实,冬日的阳光透明温润,让人全身心流淌着温暖,气温温和时常常可以听到鸟雀在枝头叽叽喳喳地欢叫,尽管大自然以萧索唱主角,但院子里依然有着深浅不同的绿叶展示着生命的顽强,以樟树的碧绿尤为最,还有深浅不同的赭色、/露的树枒以及生机勃勃的冬青,似乎不知道冬季的来临,依然青绿,给冬天增添了些许生气。
  在冬天的严寒中虽然没有竞相争艳的华丽色/,但在严寒中展露单一色调的樟树、冬青等,令人感到是那样的亲切,显现出一派达观的姿态。由于绿化美化,城市的花草树木的品种增多,冬天的色调不像我们儿时冬天的况味,一进入冬季是满眼的萧条,看不到一点点绿意,连树林中都只剩下光秃秃的树梢,孤寂地挺立在寒风中发出呼呼的响声。古人讲“严冬不萧杀,何以见阳春”是很有道理的。
  冬天的美多少带有萧瑟之意,但目送冬天那矜持的身影一天一天走向深沉、走向沉稳、走向凝重。可以使人超越所有的欲望,安抚躁动的灵魂。从而把你带入一个澄澈的世界。
  在冬天,当溟色四起,有时候倏忽间,无形中有一种气息让人沉浸在“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的氛围中,这种期盼向人们预示着雪花纷飞带来的温馨,同时,又会让人产生多少值得怀念和回忆的东西啊!
  谁都记忆犹新,它翩然而来那优美轻盈的舞姿,饮醉了生命的醇醪。尽管它的美是一瞬间的,但不抱怨生命的短暂,最后渗入大地,回归自然,为来年的飘逸“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美如故。
  当大地铺上了一层洁白的雪褥,雪地漫步最宜作深思。雪地的静美,足以震撼人心,它不愧是一个伟大的艺术家,它悄然改变了我们的世界,愉悦着我们的心灵。让躁动变为沉稳;让狂妄变为谦逊;让急躁变为冷静。从而使我们变为“尝忘我之为我。”

  雪花是美的,美的灵魂,自有不凡的魅力。我想天地之美精妙如斯,大慨只有雪花才能孕育。

  因此,雪后黄昏无疑是最为凝重的壮美,柳宗元的“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的意境,象是一个纤尘不染的神话世界,岂能不摄动万眸而让人神驰意往。从而进入清净之地,充满大彻大悟。
  于是,在白雪皑皑的雪夜,我经常一个人独自走过江畔一个又一个码头,一路上无数的雪花迎面扑来,雪花那种清淡、润凉的气息让我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兴奋。我忽然觉得这江畔的雪景美的如此奇妙,似乎我从来未到过这里。
  我把落在手袖子上的雪花轻轻一摁,感到雪花是有骨朵的,连续摁了几次雪花依然粘在衣袖上,让我强烈地感受到它释放出来的是“质本洁来还洁去”的特质,一瞬间转化为我对人格独立和人格崇敬的钟情。
  我酷爱在万籁俱静的雪夜,拜读大师的作品,因为让人有身临其境之感。让我们的心灵呈现宁静致远的妙曼;让我们的意念充满清逸、平静、安详;让我们常常对他们笔下描绘的雪夜的宁静、深沉、悠远,有着切身的体验。
  我感悟到的“莫说相公痴,更有痴似相公者”。其实是赏雪者,冥冥之中心心相印,他们共同拥有的就是这份淡泊和宁静。与雪为友、与雪为乐,用雪的洁白和澄澈来诠释自己“质本洁来还洁去”的人生理念,就像陆游“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也算是自赏风雅,或者是在履行自己一份厚重的人生契约吧!
  下了一夜大雪,江平无云影,梦暖雪生香。雪后的天地是温柔而宁静的。清晨,站在阳台眺望远方,“孤帆远影碧空尽,唯见长江天际流,”成了天地间极为别致的点缀,极为静穆的大美,极为靓丽的壮阔。一痕背影,万种风情。一种悠远、浩渺、空明、清净的时空尽收眼底。天地间浸染了一股清新的生气,白雪皑皑的大地,蕴藉着多少灵感,多少诗意,多少美妙。但是有多少人能在“玉骨冰肌”中撷取美,欣赏美,歌咏美呢?
  瞬间我想起东坡先生所言“惆怅东栏一株雪,人生看得几清明”。这种心境恐怕当下我们有些人永远也不会有的吧!
  冬天的沉寂是任何季节不能比拟的,它的沉潜、肃穆、悠远,让我在清寂中感受生命的律动、体味生活的真谛、人生的美好、拒绝尘世的荒寒,做一个清净无为的人。
  冬天的美好让我们常常回味雪花飘逸的悠远、清寂和肃穆。今冬的第一场大雪是从作也开始下的,整整下了一夜,大地铺上了厚厚的雪褥。在雪花窸窸窣窣的飘落中,我们可以感知其天籁之音,感知绝尘超俗的品格,感知“不要人夸好颜色,只留清气满乾坤”的风骨。
  在安庆,清寒漫长的冬季,这场大雪让世界沉寂了,长江寂寥了,城市清闲了。人们有足够的闲情去品味大年降至,雪花纷飞的温馨。可谓是微醺了岁月,净染了红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