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大赛专栏> admin 来源: 未知 2021-05-18 阅读
  

“风蒲猎猎小池塘。过雨荷花满院香。”这个时候,应该是故乡的荷塘最美妙的时光吧。遥望着天上一轮明澈的月,我的一颗心又飞回到了那个魂牵梦萦的故乡,那口小小的荷塘边。

生活在水乡,安家在圩堤,门前屋后都是水田。为了给我们营造一个闲适自在的环境,父亲把屋后的水田改造成了一口塘。塘里种了荷,堤上植了柳,屋檐栽了桔。

春日,荷塘的水明净如月。如洗的月光照在水上,粼粼的微波漾开去,就像有如许的银鱼在逐浪嬉戏。一个不经意,你会发现,如锦的水上有一两只柳笛,仿佛在吹着幽幽暗暗的旋律。走近了,低下身,凝神一望,光晕流转处,哪有什么柳笛,是俏皮的小荷在和你捉迷藏呢?嫩黄的小荷,有些怕生,蜷曲着,低着头,只把一角探出水面。一水之间,有了这一片两片的新荷,仿佛就有了眼睛,流盼生辉了起来。“田田初出水,菡萏念娇蕊。”是谁发了一声喊嘛?小荷一个个争先恐后地蹿出来,在水面蔓延开来,招摇着,嬉闹着,闹腾得你连眼睛都有些忙不过来了。

每到盛夏时节,荷叶铺满了塘,荷花照上了墙,我就隐在柳荫下,读些闲书。尽管烈日如火,但是塘边却是一个佳处——满眼的绿意里点缀着或白或红的花,清新的风里有丝丝缕缕的甜香,偶尔还有不知名的鸟雀从荷叶上掠过,留下一串清脆如玉的啭鸣。就是有不安分的蝉嫉妒地跑来,想要打破这份安谧,也只是给这幅画多添了一点情趣罢了。试想一下,一堂明丽打开,一行绿荫匝地,一只飞鸟斜掠。绿荫下,一个顽童握书,顶着一片荷,盯着树梢的一只鸣蝉,露出狡猾的笑。这样的一幅画卷,谁不想做那树下的顽童呢?

这样的时节,我还是比较喜欢有月的夜晚。朗朗的月,蓝蓝的天,碧碧的荷,清清的水,哪里都是明明白白的,哪里都是清清楚楚的。月影横斜,暗香涌动,清风拂面,蛙鼓敲窗,只有我一人立于荷塘之滨。什么都可以想,什么都可以不想,兴致来了,还可以做一支柳笛,来一首《在水一方》,这是多好的一个世界。

秋天来了,莲蓬熟了,月光也像牛乳一样浓了。“菱叶萦波荷飐风,荷花深处小船通。”趁着晓月,我们撑一只腰盆,偷偷地钻进荷花的深处,去打莲蓬。莲蓬没有荷花那么张扬,却也有自己的嶙嶙风骨。它们把自己藏在荷叶之间,稍不留意,你就会被它欺瞒呢。分开荷叶,不用心分辨,它们就会悄然地隐在荷下,让你错过。每天都在水上,它们又怎么能躲过我们这些水猴子呢?“棹动芙蓉落,船移白鹭飞。”我们在荷叶之间穿梭着,打闹着,惊得水里的小鱼儿四散奔逃,就是有一两只鸟儿也只能悄然地远遁了。疯够了,玩累了,我们就头上罩着荷叶,在月光下钓鱼。也许真的是在钓不在鱼吧,望着融融的月,吃着粉糯的莲子,说着悄悄话,常常是诱饵被鱼儿偷食了,我们也还浑然不觉。

“千根池底藕,一朵火中花。”冬日下塘去采藕,也能把一个冬天闹得热火朝天。放去塘中积水,扛一把铁锹,蹬一条皮裤,拎一条蛇皮袋下水。找到一处残荷密集的地方,斛去浮泥,顺着藕道挖开,等到看到藕影了,静下来,顺着它破开去。不到二三十分钟,一禾藕就出水了。那雪花藕白白的,嫩嫩的,看着欢喜;吃起来脆脆的,甜甜的,很有味道。母亲呢,把藕做成许多种菜肴,什么排骨莲藕汤、糖醋藕丁、香煎藕饼、冰糖糯米藕之类。一个冬天,因为有了满月一样的藕,我们的生活饱满充实,有滋有味。

静下心,凝望着天上静静倾泻的如水月光,剪一段缓缓流淌的如荷岁月,流进微微荡漾的心湖中。哦,那里有我的曾经,有我的荷塘我的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