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大赛专栏> admin 来源: 未知 2021-08-31 阅读
  

父亲倒下,儿子“顶”上。

清晨,一缕阳光射进病房。夏开虎“啪”地立正,举起右手,向躺在病床上的父亲敬了一个神圣的军礼。然后,挥泪告别了父亲,奔赴黄坡镇沙岗义务消防队,替父站岗。

站在父亲曾经战斗生活过的地方,夏开虎思绪万千,心情久久不能平静。夏开虎清楚地记得,父亲夏银龙自从成了一名义务消防队员后, 就把家里一辆手扶拖拉机改装成消防车。后来,又在一辆旧式吉普车上加装先进的消防设备,使“路虎”变成了“水龙”。数十年来,父亲一直围着“水龙”转,绕着“火海”跑。但“水龙”究竟喷过多少吨水,降伏过多少只“火魔”,夏银龙也已记不清。

“水龙”至今仍静静伏在营地里,虽然已喷不出水,但却在无声诉说着一个又一个水与火的故事。

那一年冬天,湛江一辆白色小轿车不慎落入鉴江,驾驶员被困车内。夏银龙驾“水龙”火线出击,抵达鉴江边时,车辆正在慢慢下沉。危急时刻,夏银龙跳入冰冷的江水中:“ 坚持住!我来救你!”

夏银龙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驾驶员从车内拽出。但为了避免驾驶员二次受伤,夏银龙用自己的身体当肉垫,将驾驶员托举出水面……

那一年春天,黄坡镇供销社家属楼突然失火,殷红的火苗“噌噌噌”地往上冒,待夏银龙驾“水龙”赶到现场时,夹层已被大火烧塌,一楼楼梯间已被大火全覆盖。

夏银龙背起氧气瓶,戴好呼吸器,就往火海里冲。火海深处,哭声、泣声、叫声、喊声汇成了洪大的悲嚎声浪。夏银龙用铁锹砸开窗户,迅速将一名已处于半昏迷状的小孩救出。

火势越来越大,浓烟越来越多,空气中的焦糊味也越来越重。“共产党员,跟我上!”夏银龙拿着水枪,又一次冲进浓烟滚滚的火场,在短短10分钟内,迅速救出两名老人和两名儿童,还抱出一个滚烫的煤气罐。

“呜呜呜……”此时,一阵嘶哑的哭声从楼上传来。夏银龙戴上氧气面罩,再一次冲进火场。楼房内爆炸声此起彼伏,一个一个小火球蹿至空中。穿过火海,夏银龙终在墙角处发现一位昏迷妇人。夏银龙立即蹲下身,背起妇人就往外冲。快要冲出大门时,他们却被一团火焰热浪给逼退了。“撤!”夏银龙背起妇人从浓烈呛人的烟火中拼争出来。

爬到3层楼梯时,夏银龙已感觉头晕目眩。又是一个瓦斯罐爆炸了,楼层内外尽是呛人的浓烟。夏银龙取下自己的面罩,为妇人戴上,背着她穿过浓烟,一层层往下冲。

由于吸入大量有毒烟气,夏银龙后撤途中不停地咳嗽。但他不畏难不气馁,硬凭一股韧劲,直冲后门。一跨过“鬼门关”,夏银龙就瘫坐在地,不到一分钟就吐了……

很快,夏银龙被抬上了救护车。

在父亲出事后的第二天,夏开虎毅然辞掉上海稳定的计算机工作,独自扛

    你可能也喜欢这些